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12下一页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3075|回复: 23
收起左侧

灯笼易碎,恩宠难回。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2 20: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5e21463bx67692e8aa91e.jpg


文 、 苏

>>>>你困在被缚的梦魇里,动弹不得。我醒在迷失的畛域里,挣揣不出。

凌晨,收到陌生女子的邮件。

看不见面孔的女子胸口衬衫上是我多年前沉默的侧脸,刘海遮住眼睛,瞳孔里毫无光泽。我盯着那幅照片,以及简短的几个字,找不到回复的话。开始因为一些东西突然察觉自己的喜好,即使对未来感情的走势毫无方向感。她说她有红色头发,因为脑袋着了火。于是,我知道我喜欢。我想起那个叫端端的女孩,在最近如絮语的日志里反复的提到我提到我的话,金科玉律般的隆重而又恩宠。人的一生如此漫长,我们用不同的方式遇见不同的人,过客看客还是能够陪伴终老的人,谁都没把握信誓旦旦承诺。所以,妄言怎抵尘事变迁的神速与无理。我从不看轻诺言,却也从不信任诺言。要知道背叛跟原谅都是极残酷跟冷血的决断。我可以很洒脱的跟你说,要走便收拾离开,钥匙还我就行,不要纠缠到最后两败俱伤,丑态百出,日后相见都没有颜面说句安康的余地。所有捅下的伤,犯下的罪过,我会一一替你祷告,涤荡洁净,用我煎熬的痛苦为你救赎。我会如此说,即使心里已被你捅出再无发痊愈的洞。我制造了这么一场幻觉,你恰好愿意蒙上眼睛随我的手牵引。于是,我便以为这缠绵的信任可以长久,可是火把渐失光芒,隧道氧气愈加稀薄,你缩了手转身奔了出去。我便在原处享受一个人占有的生存,丧失与你共享的愉悦,以及海市蜃楼坍塌在泡沫消散后。温饱无法解决的人当然会选择面包,因为他没有力气迈出任何步子又如何谈论精神给养。这是理所当然,所以从一开始你同我都认定爱情只是麻痹伤口的慰藉,当伤口不再作痛时,我又如何要求你陪我涉天涯海角。在你决绝离开后,再无耻留守,回味你置身其外时嘴角牵扯开的巨大讽笑。

想要看一场寂寞如何终场,于是我便遇见了一个男子。他从明南路出来,停在第二个红绿灯口,盯着百盛的广告牌。凌晨的雾气开始弥漫,我无法看清任何表情。我看见微薄火光拢在干燥的手掌里像个通透的灯笼,我知道他是点了烟的。有女子搭讪,修长美腿,妖娆曼妙,姿态优雅地拿下他口中的烟放进嘴里,然后放肆微笑。他搂住她,背过去抵住墙壁。街上的寒气重了,我摇摇头忽然觉得无趣而又无耻。这是夜的城市,这是寂寞泛滥的城市,谁要为谁买单,只是我找不到那个会在我喝醉后安全送我归家的人,所以必须警醒而理智。我冀望过一个男子,他会愿意背我上楼,即使没有电梯,他会让我感觉他后背的温实,会让我看见他额角为我辛苦的汗水。我祈祷过上帝,让我遇见他,我会感激。可是,我没有任何可以回报的东西,又或者拿去交换的东西。所以,上帝到如今仍旧不肯理睬我,任我在寒风里流离街头。

有关白衬衣的记忆,与日俱增的清晰与深刻,还有那些暗淡的表情被焰火照亮的惊艳。日影西斜,我回头看见那张一贯落寞的脸,蒙上了橘红的光芒,逆光中整个轮廓像天使般毛茸茸的发亮。我看见他看着玻璃上的影子嘴角忽然牵扯住笑容,心里沉寂的花忽然仰起脸张开花盘。如同婴童的浅笑,让人忽然感动的不知所措,脸上绯红的色彩有了灼烫的通感。他瘦弱得像是随时会被风吹走,体育课做游戏,他蹲在操场中央羞涩无措,被起哄着唱歌,结果掉下泪来。第一次,听见那么多的人嘲笑说他如此懦弱。我站在他身后,伸手却不敢去拉,我在想日后这般软弱的人要如何守护得住幸福的潮水,仿佛瞬间就看见他失望跟痛苦扭曲的脸,潮水从指缝仍旧不断流失。

然后,我听见他说,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习惯抱着膝盖坐在藤椅上,度过一个人的黄昏。过期杂志,一地烟蒂,翻阅跟打扫都是徒劳等待。我起身,拉上窗帘前看见你大挂在床头的黑白照片,我看到你右脸酒窝里颓败的花朵,也看到搬家时不小心刮花的细纹。我在厨房里做一盘意大利通心粉,还没端出便脱口唤你名字让你收拾餐桌,走出来看见空了的冰淇淋盒子以及扔在一边的小木勺。盛过拿铁的陶杯,黑硬的污渍反复刷洗仍旧清洁不净。我捂着额头,看着白花花的水流末过手指卷起泡沫。习惯了两个人的房间,习惯了两个人的陪伴,只剩静默的惦念跟片段记忆。你半眯着眼睛,在阳台上盘着腿,纽扣错位,阳光停留的肌肤,逐渐淡去的沐浴露清香。

我忽然又醒过来,才知道是迷失。

于是我再次清醒过来,你把眼珠留下再走,因为你说要睹视我如何遇见新的传奇天堂。免得我一再催眠,把庞大的梦境撕乱重新拼凑,妄图把过去粉饰一新。这般愚蠢。曾经说过,你要在我骑单车就可以遇见的城市,在你身后也是贴近的亲昵。可是,我没告诉你的是,那日我瞥见宿命的箴言,写好的劫数上有我们并排的名字,原来我以这样的位置站在你身边。

<<<<撕下半截地图,藏进时光蛰伏的盒子,就当我们还能共赴未知的童话。以苍老的心。

晚归时看到校侧试营业的甜品店,彩色的气球悬在玻璃门上方,门前是对称的花篮,绿色的坠叶挨着细密的竹枝。有戴红色小帽的女生笑着说“欢迎光临”,把厚纸板的品目单递过来,靠得过近,可以看见她领口细绳绑着的绿色小石头。这样的牵引是被选择的结果,热情变成殷情,于是陡生排斥。在虚空的颓废的情绪中沉沦时常常如此,任由双脚选择方向与路途,却在突现的风景里打住步子。

其实,我写不下去了。这才是事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3 19: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这种风格?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9-11-4 13: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2# 诺-言


那是那个时期的余孽。
姑娘我现在,好的很。嘎嘎。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4 19: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冒毕业???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5 19: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里面的一些语言还可以,好好写,你提笔大气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8 15: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种惺惺相惜。
更喜欢后来的好得很。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11 21: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思念无果,转瞬滂沱。。。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2 19: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7# ciboys


虚妄世界,沦灭至此。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12 20: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哎,文风太悲情了。看得出来你定年轻,有种“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有朝一日识得愁滋味,你定会“欲说还休”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12 23: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破镜难圆,徒留相思...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12 23: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有文化的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8-28 17:43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09-11-13 17: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标题,想到罗大佑唱的歌曲《你的样子》,里面“提着易碎的灯笼”......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13 18: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像极了VIVIAN的文字。一样的冷,冷到骨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25 15: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
    最近好吗.很久没跟你说话了.现在幸福吗.要一直幸福下去.
    听说他有了女朋友了.他说他学会了抽烟.学会喝酒.



    现在.居然可以觉悟到说.自己疯狂的一些日子拿他当了借口.完全觉悟了.

    原来真的什么都没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25 19: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年头,“恩宠”二字被活活用得褒贬不分了。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8 00:03
  • 签到天数: 39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09-11-25 23: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的看着你的文字
    突然心里某个地方微微的疼
    你的真实你的落拓都让人喜爱。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8 00:03
  • 签到天数: 39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09-11-26 08: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1-1 21:3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0-1-23 16: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
    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14 14: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ciboys


        朝朝暮暮,顷刻生隙。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3-6 00:25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0-9-14 16: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早看到这文章的时间是去年的某个冬夜,不过苏在那叫苏浅瑾。彼时的我还没有从阴影走出来。虽然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却走不出来。那个夜里,游弋于网上,看到了那些文字,耳边响着罗哥的“你的样子”,心情自不必说。
    今日在此游弋之时,又见到了。深为欣喜!
    返回文学沙龙
    12下一页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