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12下一页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4034|回复: 32
收起左侧

目送

  [复制链接]
楼主

随州摄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31 00: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091213161947c6c50c1909e328.jpg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另一边,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在《目送》中这样描达自已与儿子的关系,她目送儿子渐渐成为一个独立的成熟的个体,面对着精神世界的转身分离她有着莫名的伤感,那个清亮的少年她已无法可追。

   

    转而,又写到与父亲的分离“火葬场的炉门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往前滑行。没有想到可以站得那么近,距离炉门也不过五米。雨丝被风吹斜,飘进长廊内,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读到此,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从哽咽、到抽泣、到放声大哭,扑到床上熟睡的女儿身上,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脑海中浮现的是八年前的五月十八日上午九点整。



    我站在火葬场的炉门前,清晰地看见父亲这样缓缓的滑进熊熊烈焰之中,那一个刹那,我没有能象龙应台一样只是“深深地、深深地凝望”,我感到失去了一切,感到了天晕地眩,感到痛彻心扉,我发出悲鸣一般地哀号,妄图扑向滑落进烈焰的父亲,想要抓住他的手,我觉得他并没有死,他还有呼吸,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地将我们分开?他会疼啊!他会哭啊!他有脸孔会在烈焰的炙烤下呻吟!他舍不得丢下我们啊!不要这样让我们分离。那一个时刻,是决定我们永别的,是断绝了我最后一点奢望的带走了我的父亲,无法可追。



    十几分钟后,听到工作人员喊号让亲属去领骨灰,我听不到,跟着我的堂兄拉着我走进去,不知道是怎么走进去的,看到散落在冰冷地面上的白灰,那是我的父亲吗?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躺在这冰凉的地方?我跪倒在地上,已经泪眼蒙眬,泪珠大颗大颗地跌落在地上,堂兄上来捂住我的眼睛“不要让眼泪沾到父亲,他会带着伤悲去天堂的”,于是我忍住眼泪,干嚎着,胸口忍得发痛、发闷,要窒息。捧出母亲准备好的青花月白包袱,平铺在地上,我一块一块的拾起父亲的骨灰,在这里与我的父亲举行生与死的告别。艰难地、颤抖地抗拒着承认,却又在艰难地、颤抖地接受,只是十几分钟,我的父亲就变成了被我拥抱在怀里的----这灰,我失神地走出火葬场的大门,雨丝飘过来,对我来讲已经毫无感觉,姐妹、亲友们等候在外,将带着我的父亲返回乡下他出生的地方---叶落归根,母亲已经昏倒在灵堂里不得动弹,她没有办法来目睹这样的时刻,不能来目送父亲的骨灰。



    语言,可以描述任何一种情感,却不能描述死别的哀痛。从此,我陷入长达数年的忧郁状态,因为没有能力倾诉这种痛苦,它深埋入心,象刀一样插在最疼的地方,连触摸都不可以,一动就痛遍全身,一阵接着一阵,只到身体发紧得需要用眼泪的冲刷来令自已释放。这样的时刻,是没有人可以陪的,母亲的痛楚需要我们好言相劝、平定安息,姐妹之间是相通的,她们与我一样的痛,但我们害怕抱头痛哭的场景,只好独自地哭、独自地消散。



    每一年的清明节,我们可以光明正在地在父亲的坟前大哭一场,八年了,还是不能做到“深深地、深深地凝望”,一走进他,就会掉泪,就会被痛苦笼罩,就会想要与他坐下来促膝交谈,想着这样的不可能,就只剩下--痛哭了!



    女儿,被我的抽泣声弄醒,她小声地问“妈妈,你怎么了?”我只说了声“爸爸”她就明白了,用她的头挨过来,抵着我的头轻轻的摩娑,无声地听我哭泣,她早已懂得每年的清明节上陪着我掉眼泪,她的哭是心疼我的哭。



    秋风进来,发现了我的异常,女儿小声解释给他听,他伸出手轻轻地摸着我的头。



    本周回家,女儿期未考试结束,母亲便提出要回自已家居住。春节将近,母亲要回家准备年货和迎接我们姐妹们回家过除夕的年夜饭,也要回家去守候与父亲一屋子的回忆,她没有送走父亲,一直与父亲默然地守望着。



    母亲从我家里,收拾出大包小包的衣物,我与女儿拎着大包小包地送她下楼、打车、再送她回到家。母亲上楼的时候走在我的前面,她佝偻的背影、蹒跚的脚步、沉重的呼吸无不在诉说她的衰老,日渐衰老的她的女儿远在异地工作,她就担负起照顾女儿的女儿的责任,而她本身就是需要有人照顾的啊,我的心情被负疚缠绕着、鞭打着,我的母亲,与父亲一起去游历山水名川的梦想也已经无法可追。



    目送着母亲的身影,我要拿什么来回报她?这时,我深深地、深深地难过,抬头望着天空中腊月十五的圆月,它有清辉映照下来,令母亲的面容显得苍桑、深沉,也同时映照到我的心里,一地月光如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31 00: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人类在死神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渺小,死者可以入土为安,留给自己的亲人却是无尽的悲伤,老乡们,快过年了,别再整这些让人心碎的东西了,毕竟我们还是要把日子过下去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 16:06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0-1-31 01: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背影儿,不知道是啥感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31 11: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了父母的牵挂,无论多么奢华的生活,都掩饰不了我们浮萍的心!!!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31 11: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
    他们有你这样孝顺的女儿已经很有福气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31 15: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搴帏拜母河梁去,
              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
              此时有子不如无。
       
          清*黄仲则《别老母》

    作诗时诗人年二十三岁。黄氏四岁丧父,慈竹当风,母子相依。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31 16: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副画,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我奶奶,过了年回去看奶奶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2-1 08: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人类在死神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渺小,死者可以入土为安,留给自己的亲人却是无尽的悲伤,老乡们 ...
    CQB室内作战专家 发表于 2010-1-31 00:56


    睹文思人,情不自禁,请见谅!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2-1 08: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背影儿,不知道是啥感觉
    蒋志杰 发表于 2010-1-31 01:05


    很多,混合在一起却又无力表达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2-1 08: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了父母的牵挂,无论多么奢华的生活,都掩饰不了我们浮萍的心!!!
    随县涛哥 发表于 2010-1-31 11:34


    无沦多么奢华的生活,都掩饰不了我们浮萍的心!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2-1 08: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副画,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我奶奶,过了年回去看奶奶
    乡思 发表于 2010-1-31 16:07



    回家看看奶奶,亲亲地叫一声“奶奶”!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2-1 12: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看看奶奶,亲亲地叫一声“奶奶”!
    贝加尔湖 发表于 2010-2-1 08:49



          恩,会的,谢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2-1 16: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都市猎人 于 2010-2-1 16:41 编辑

    上周为了给爷爷送葬临时回了趟随州。虽说从小跟爷爷的感情不是很深厚,但是走到棺材前面总是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水。这是真情的驱使而无法控制的泪水。所以说我们一定要善待健在的父母。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2-2 13: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贝,你让我哭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2-2 13: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此类话题,一向就是回避。不敢看,不敢想。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怯懦。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2-2 14: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回家的,就回家过年,这才是主要的,不要让自己以后后悔,父母一年不见,变化很大的,上年纪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2-2 17: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回家的,就回家过年,这才是主要的,不要让自己以后后悔,父母一年不见,变化很大的,上年纪了
    jindf 发表于 2010-2-2 14:32



        冒的钱,不敢回去过年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2-2 21: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贝,你让我哭了。
    流浪的燕子 发表于 2010-2-2 13:05



    泪水,多么珍贵!:hug: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2-2 21: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此类话题,一向就是回避。不敢看,不敢想。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怯懦。
    燕归来 发表于 2010-2-2 13:09



    不是怯懦,是情怯,情到深处自然怯于表达,因为怎么表达都是无力的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2-2 21: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致各位:

         写完这篇文章,好几天了,我还没能从这种伤逝的情绪中缓过来,几年了,再一次面对自已内心深埋的痛苦,不容易。

         请各位看过后,给逝去的父母一点怀念,给健在的父母一点问候与关怀。。。。
    返回文学沙龙
    12下一页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