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回复
查看: 876|回复: 0
收起左侧

那年春天的血色蔷薇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22 01:51:10 |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那年春天的血色蔷薇(下)
有一天,她跟我一起上山的时候哭得眼睛红红的,我就问她“为什么?”她却只是哭而不跟我说话。我停下了脚步,走到她身边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她结结巴巴地说,我要去镇上念高中了,以后……以后就不能陪你一起呢!我笑了笑说,傻丫头,要离开这里了,那是好事啊,再说,你答应过会嫁给我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了。我说着说着,发现她哭得更加难过了,连肩膀都跟着抖动了,我心疼地把她拉都身边,用力地抱紧她,想控制住她泛滥的悲伤。那天我们一直到了太阳下山才从回到村庄,在村口分开的时候,我看见她走远了,就转身准备回家了,可是她却突然大声的朝我喊到,安雪臣!我回过头的时候,看见了天边暖暖的夕阳,仍未消散的红晕打在了她的脸上,她就那样轻盈地在灿烂的光芒中朝直奔到我身边,扑到我肩膀上,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哭着说,雪臣,无论我离开多久,你都要答应我要好好地活着,等我回来!
我说我答应你,她温柔地用她单薄的嘴唇覆盖了我的嘴唇,然后擦了擦眼泪说,你知道吗,从你第一次路过村口的秋千的时候,我就跟同伴说,将来我一定要作你的妻子。她说完有些悲伤地愣了一下,我隐约觉得心里似乎压住了什么巨大的疙瘩,却总是说不出到底弄得哪里不舒服了。我扯了扯她精致的辫子,又凑到她耳朵边,小声地说,我永远都只爱苏颜殇。
十六岁,我承受了一个女孩最圣洁的一个吻,说出了这辈子的第一个“爱”字,那个时候我以为幸福一定就像我跟颜殇在一起嬉闹的那些日子一样,只要简单地伸一下手就可以触碰到它的衣角,就可以染指到它的温暖。可是,让我始料不及的是,那天之后,颜殇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在村庄里,我每天晚归的时候都会在那个秋千下沉默地坐一会儿,眼睛牢牢地盯着进村的方向,可是五天,十天,一个月,一年,两年……她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始终都坚信着,她一定会再回来的,再回来我的身边的。
直到有一天,我再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因为念书,把户口迁到外地的弟弟回来了,他早已经不是那个每天流着鼻涕,对我大声地发号施令的混小子了。干净整洁的西服剪裁的那么合身,舅妈在床上不停地说,多亏当年选中了好老婆,那么贤惠。我从后背上拿下背篓走到屋子里的时候,他叫一下我的名字,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叫过我一声哥,一次也没有,在他的世界里,我想我是永远不可能跟他等级的。我转过头说,什么?他微笑着拿起柜上的一个很漂亮的淡红色的蔷薇花环递给我说,结婚的时候,我已经亲手为她戴上了,你就不用再苦苦等候了!
你说什么?我手中的背篓一下子就摔到了地上,嫩绿色的草药撒了一地。我顾不得舅妈在一旁,发疯似得朝我喊叫,我冲到他身边说,你说什么?
我说我已经亲手为苏颜殇戴上了蔷薇花环,让你不要再白日做梦了,让你早些面对现实比较好过一点。
我听着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那天颜殇在蔷薇花丛中笑着搂在我的肩膀上,说,你娶我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把我给背稳了啊,要是把我摔疼了,我就不嫁给你了,她帮我爬到陡峭的崖壁山帮我采草药,在我们差点摔下的时候,她把唯一的一跟救生带套在了我的腰上,她看见我的腿被毒蛇咬伤了,想都不想就立刻用嘴帮我吸出了毒汁,害得她在家病倒了一个多月,我帮她揉那些被刺划破的伤口的时候,她总是支撑着脸盯着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英俊呢?我说那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哈哈地笑着推我的肩膀说,先搞清楚,你能跟人家西施比吗,你又不跟她同“性”?我听完调侃地捏了捏她可爱的脸蛋……
雪臣?
是她,我快速的转过身去,她端在手里的茶杯一下子掉到了地上,这个是时候,我听见她的身后有一个小女孩甜甜地朝她喊了一声“妈妈”,她立刻蹲下身子,把她抱到了怀里,温柔地亲吻她的额头。
我脑子里瞬间就乱糟糟的一片了,我什么也没说就跑了出去,一个人往山上跑去。我跑啊跑,一直跑到了那块宽敞的坟地里,齐腰高的野草淹没了我的身躯,我瘫软在茂密的草丛中,哭得淅沥哗啦的。我不敢让自己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弟弟说颜殇是她的妻子,颜殇喊门口的那个女孩乖女儿,那么说她消失的那些日子里,他苦苦等候的那些时光里,她已经背叛了他们曾应允的诺言呢?
为什么?我大喊着,跪在地上,拼命地拿拳头砸厚实的泥巴,手骨节突兀的白色刺痛了我的眼睛。她为什么要说话不算数,为什么要忘记背叛她给的承诺,为什么要选择嫁给我骄傲而又任性的弟弟呢?
安雪臣?
我回过头,看见了一脸惊讶的颜殇,她确定是我了就一边费力地拨着两边的杂草,一边朝我靠近。我疯狂地冲了上去,狠狠地扬手抽了她一耳光,然后掉着眼泪把她拥进了怀里。我哽咽着说,颜殇,你答应过……要嫁给我的,你真的就……就忘记了吗?
她沉默了很久才拉起我的手,说,跟我走,我跟在她的后面,在一个又一个的墓碑周围穿梭着。到了一个看似平坦的地势的时候,她停下了步子面对着我说,你自己去看看吧。我松开她的手,一脸疑惑不解地走向那个大理石墓碑,然后上面突兀的几个字弄得我一下子就目瞪口呆了。
爱女苏颜殇之墓。
我杵在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她走过来跪倒在那石碑前,磕了三个响头之后,缓缓地说,我姐姐在十六岁那年就去世了。
你说什么,十六岁那年,那绝对不可能!我冲她喊到。
十六岁那年,姐姐考上了镇里的高中,可是她说她不想跟你分开,不想留你一个人上山孤孤单单的,不想看见你总是在山上难过得哭,却没有人去安慰你,不想让你每次上山的时候看见身边空荡荡的,会强烈地想念她。所以,她跟我爸说她准备放弃念高中的机会,可是我爸死活都不答应,然后那天她去找你,准备跟你说,她要跟你一起去城里,可是偏偏没有等到你,就被你舅舅给要挟了回去,他说,为了让云枫去念高中,他们打算把你卖给赌场,于是姐姐就说不可以,你舅舅说,那好,根据村子里的规矩,不继续往下念的,又超过了十三岁的就必须找对像结婚。也就是说,如果枫不去念高中就必须结婚,姐姐她别无选择,所以只有答应了。他们是借口去读书,在外地摆得宴席,姐姐跟我说过,她原本是打算结了婚后就偷偷地跑回来的,她说,你一定会等她的。可是那个夜里她回来的时候,半路上出了意外,她就去世了……
我的脑海里瞬间就记起了她跟我说了“等我回来”后转身离开的落寞样子,还有她吻过我后脸上那深刻的悲伤。我扑通一下,瘫软在她的墓碑前,注视着墓碑上凝滞的字痕,突然呕得一塌糊涂。在坟边的几株粉红色的蔷薇被我吐出的血液染成了艳丽的血红,粘稠地逼近我的心脏,我突然就想起了你戴着蔷薇花环嫁给我的样子。
在这个春天,我遇见了最真诚的爱情,当所有的枯萎都化做异物,我用提前衰老的心脏,!跟你告别。
我想我的心是真的痛了。而且。真的好痛。

                        (如若转载,请另行通知,谢谢)

返回文学沙龙
回复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