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随州论坛APP

随州人生活必备的上网神器!(坛友圈视频、图文随时分享,发帖回帖更方便,互动更好玩)
返回随州文化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1135|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菊(原创):光阴的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14 11:4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管理员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本帖最后由 宁宁 于 2017-9-13 10:09 编辑

        再次见到红兵,是三十多年以后。他还是称自己是个文青,在他家里至今还保留着《小说月刊》,《读者》,《收获》,这些期刊与《红楼梦》,《战争与和平》混杂在一起,从那些泛黄的书页封面看,这些书都有些年头了。他说几次搬家丢的东西不少,却硬是狠不下心来丢掉这些旧书刊杂志。舍不得这些伴随他在无数个迷惘、噪动夜晚,慰藉过他心灵的书,那些让他在梦里遗精的封面,这些都是他的青春他的梦。谁的青春不遗精呢?这不是件丑事,只是证明你是个生长发育正常的男人。


          时间扯到80年代中期,红兵和你们一样,初次在《月朦胧 鸟朦胧》里读到了甜蜜蜜的爱情故事,他也留着(三浦友和)的发型,穿着高领毛衣,只要有点时间他就骑着借来的永久自行车,在这个不大的城区转几圈,他骑得很慢,边蹬边看,盼望能遇见(百惠)坐在他自行车的后面,揽住他的腰,载着她直接奔往小河树林的深处……


          刚参加工作不久,住在集体宿舍里,眼前的一切对红兵都是那么新鲜。清晨在激情高昂的广播里走进厂区,他被安排在三车间跟武汉来的师傅学习用机床车螺丝,天资聪明的他学的很用心也很刻苦,很快就掌握了制作各种螺丝的技术,在车间里是个车螺丝的好手。厂子里的年青人都是来自省内各地,光凭这点技术要想在大厂子里混出个人模狗样也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这个小县城里,省直属的工厂没有几个,白净的他在这个千号人的工厂里也显得极其普通。不过说又说回来,当初能进去工作家里还是有些门道的,特别是那些街邻同学们,对他简直就是羡慕嫉妒恨呀!


         那个年代人际间的交往,全靠书信联络,讲究见字如见人,阅文犹探心。如果到了这个时期你还不会利用书信与异性交往。说句丑点的大实话,那将直接影响你(下半身)的快乐!出于这种刚性的要求,红兵利用时间也花了些工夫临字帖。从(琼瑶)的爱情小说里搜罗到些精典词句,工工整整的抄写在日记本里。压在枕头下以便随时翻阅,毕竟通信是件私密的事,要有心仪的对象。这些憋在心里的想法又不能急了乱写。他整天惆怅闷闷不乐,积攒了满肚子的肉麻话,也不知该对谁诉说?直到有天傍晚,他被一群围观的人群吸引,原来是同厂的师傅在球场旁树林里拉小提琴,看着哪些刚从澡堂里的走出来的出水芙蓉,从她们驻足观望的眼神里,红兵看到了期盼己久的火光,迷惘的心突然找到方向。

      回到宿舍他睡不着了,耳旁萦绕着那美妙的旋律,(送你一支玫瑰花),光是听到这个曲名,那有女娃子们不怦然心动的。躺在床上暗发狠心决定学音乐拉小提琴,这样他可以在树林里,球场上,宿舍里练琴,毕竟拉小提琴是有声音的,会影响别人的耳膜,这样就会引起别人的关注。这比那些呆坐在宿舍里写情书,吸引异性的方式厉害多了,他也知道,到目前还没有听说过哪个傻逼把自己的情诗贴在球场勾搭上女娃娃们的。想到这些整夜红兵都是躺在玫瑰花丛里辗转难眠 ……     

      
           工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多方打听,终于了解到那個拉小提琴的师傅姓谢是他的同乡。这大好的消息更加坚定了他学音乐的决心。有了方向与目的,红兵骑车子上街转的次数少了些,厂里的电影也先择性的看。更难得的是,他顾不上因练琴造成指关节与脸颊的酸痛。只要一想到那些扑扑闪光的眼神,他就更加勤奋的练琴。时间在他的琴声里被拉长了,也柔软了,从刚开始的吱吱哑哑的杀鸡声,到后来渐渐变得顺耳了,温和了。那些好听的旋律,确实引得好些女青年驻足观望或是托人打听他的消息。后面的事不用多说我想你们也都知道结果,这哥们幸福时光从此都是隐蔽在俩人世界里快活,大家再也难得见到,那個躲在小树林里拉琴的身影……


         时间改变着生活,年近五十的我再次回到随州也是两年前,有天晚饭后去看望母亲,走在玉波门的猪儿巷食品总汇门口,听见有间服装店里传来吉它弹唱声:曾经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这沧凉的声音与琴声引得我近观是谁把许巍的这首款唱得这么沙哑,没有想到的原来是紅兵。




    曾经的你
    许巍 - 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老友再次相见有说不完的家常,他说这些年生意不好做,做什么都是亏本,又不能够闲着不做事,投资这间服装店纯粹挣点生活费,望着这间不大的店面,挂满各种款式的女装,脑海瞬间又浮现出那些扑闪闪的眼光,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娃子们,也渐明白红兵做女装的用意,只是把从前站在树林里拉小提琴换到现在女装店里弹吉它,不觉从心里掠过一丝微笑,先互留电话号码,晚上手机微信朋友显示也加好友,红兵那张周正脸上眼角有些皱纹的,年近五十的他穿着蓝白条纹的海军衫,图像旁写着,文艺老青年。


         离开红兵,离开随州又近两年啦!


         我在9月初,写下这篇杂文和我们的那些同龄人一起,回忆那段青春快乐的时光……


          也希望,看到这篇杂文的女青年们,有空去红兵那间店里看看衣服,佯装选款。听听他用吉它弹唱,貮佰伍的,玫瑰……


           再次提醒那些女娃子们,佯装啊!千万别坐下来听他讲故事……
    返回随州文化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