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随州文化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1862|回复: 5
收起左侧

同华宝老乡咵咵彩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7 13: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同华宝老乡咵咵彩

文/王前川


    《惊涛骇浪志(三则)》出来玩了,在我的七上八下的盼望里。随州论坛还真爷们!我的小东东想咵点啥,彩在哪我心知肚明,我又不咵清楚,这咋能嫑着玩。可不是哟,想玩乃天性也,人人都在玩,管人家咋玩,我只管玩得开心。开心后面我留下了无时不刻地……开心后面的而已早已经黯然出圈,何必自贱、自嘲。在汉水一支上漂泊的华宝老乡我只晓得两个,一个群琼的,网名忘了,无悔红烛哪个湾的(当年的华宝乡有上百个湾,老实说,还有的湾我没跑过。),多想混个面熟,可我一个也不认得,想想乡里喝酒划拳的热乎劲,十冬腊月热得都光着膀子。无悔红烛说:“诗人的思维跳跃性太大,一般人无法适应呀!每行诗的意思也能明白,串联起来就不知道诗的主旨了,只能说自己的领悟水平有限!”我回贴:“老乡,我说过‘莫叫我诗人’,我是喜欢咵彩的老土。怪我脑袋混乱,总是说不清。1972年我才四岁半,1976年我七岁多一点……登上最高的山也不一定能够看见大海,在半空往下一看,人都生活在岛上。如何如何,自己就晓得了。”老乡,我的打镲够多了,咵咵我的小东东吧。
    第一则《打水漂》:我从乱石巴河到随州,两个廿年已过,第三个廿年还待十年的打磨,当我的眼神随着光阴流失(我褪了色未?),感觉自己从没拥过一天的清静,请问:“我捏的?你捏的?他捏的?我不再说鬼才晓得。”日光一天天来来回回,“我”没有为自己结绳,记个哈数,当我路过东海(很短暂,非我非借乡镇考察名义),当我踏浪南海,一踏就是十几年的浪,在浪花的扑腾和冲刷中,打记事起,打知世务、识世情起,我总喜欢问“我来自哪里?”我出自母亲这话一点不假,可“我”一直在对我死死纠缠,“我从海底来的……”大海,我歌唱过它,我再也不去想海底的喧嚣,或许经惯了惊心动魄,看惯了风起云涌,便突发奇想:“找个清静的岔去。”原来,我对生灵(生物)的起源产生了莫大兴趣。一时说清,半会说清,到头来总是说不清。就这样,我把自己的简单又简陋的经历和历练归纳在儿时的一种游戏“打水漂”里,谁没玩过,捡个薄薄的有面的瓦片、石块,对准水面画个小夹角使劲扔去,“噼噼”、“piapia”之后,水漂就沉下去了。于是,“笑着来去”。
    第二则《水印》:随着时代变迁、科技突飞猛进,洪水、飓风这些拐消息就像长了腿似的使我的眼球又惊又跳,“地球咋啦呀!”噢,连自个都没照护好,我哪有别的能耐瞎操心。是,时间没一点空隙,我哪错得开。有时真没办法。没办法之时怎么办,我就想去最荒凉的地带走走,顺道瞧瞧,看这些拐家伙的老祖先给那里留下了什么痕迹,或是什么征兆。为自己的成行,一星期前我去问医生“您看、您看,我可以出趟远门了,西藏……”医生说“不行,不要去!”出了医院后真是垂头丧气,我仰天咕哩呱叽或者呼叫“天啊,我非要走趟试试,就是倒在半道,这不正好为幸存的一二类保护动物们带去了一份快餐。”老乡,我可不是自暴自弃,在老家平时的咵彩里我这正是一种开阔心态的反应,举一例:当俩老人在赶集路上遇到了,一个说“哈,你这家伙咋还没死!”一个回“你急嘛家伙呀,阎王还不稀罕你呢!”跟着,四只劈柴般的手马上紧紧地抓在一起,捏了又捏,紧跟着,屁股一抹就趸下去,抢着掏烟……只顾天南海北,差点忘了赶集……地球上有七大山,地核有什么秘密,至今无人破解,使“我”们无不遗憾终身。当它们有朝一日又挨在一起……我在想:天没顶多好,地球为啥要转呢,不要磁性,趸在宇宙最硬实的哪个岔,从此,就不那么累了。
    第三则《瓮中水》:大海是一罈水,“我”不饮之用之,必渴死,而之呢,像不像没有上古人、古人(今人也是古人)的摸索、累积、汇萃,就出不了一些关于气象、时令的歌谣,一代传一代;来不及相传的,不能脱离地球的活人请赶紧感同身受。继续当走路吧,继续当路走吧,“送去鸟语花香”是我的心愿,是“我”们的心愿,“我是无人替代的大海”不是自个夸自个,算作拿一根仙人掌刺,轻轻地,扎我,刺“我”,不长进肉里那就好。
    老乡,你看看,我的打镲是不是好高骛远,也不好生想想自己,我配啥,啥也不配。“跳跃性太大”这话早先不是一个华宝老乡说过,还有随州老乡、南边老乡、西边老乡都说过,都鼓励过。是呀,我尽是摘录一些人人熟知的老古话,我为啥不挑些华丽的词藻点缀其间,太傻B了。在此,老乡们,一并致谢!
    随州论坛一个小渡口,我的小东东安然渡过了“审核”,至于摆渡到白云山就莫指望了。管理员、版主们哪,“今儿个心情真个好”。实话实说,卡壳的起初我有些许火恼,“咋啦!”大家伙不凑凑,热闹哪着,非要死拼硬凑,我不牵强,我不心不在焉。现在,我“好起来了”,哪个恼火呢,连最后一个窝火芽已被我决然掐掉,管它“点击量”,管它人缘、人脉,虚拟与虚无全不在我的火苗(没火的心那还叫心吗?)上,我只想晓得自己的咵彩得不得得到一个倒彩,批评、嘲讽、揶揄、指导和好意、拐意、无意我都承、都已受,心甘情愿,没些彩头我怎么长大。老乡呀(啰喂),大家伙都在为“我”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7 14:39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10-8 14: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思维的跳跃性太大,看不明白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8 19: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高云淡风清 发表于 2018-10-8 14:27
    确实,思维的跳跃性太大,看不明白

    老乡,敬请指导!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4:42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0-10 21:1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乡有心了,费心了,对大作依次阐述,可我这榆木圪塔脑袋还是似懂非懂。在此郑重声明:我绝不怀疑老乡作品的艺术特色,自古就有曲高和寡之说,下里巴人之类的文章谁都能看懂。不能成为老乡作品的知音,只能说明红烛的艺术素养太欠缺。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0-17 06:45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10-11 06:4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0:42
  • 签到天数: 409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0-11 09: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你的文章中看到了你的生活。你是个豪爽之人
    返回随州文化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