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回复
查看: 1063|回复: 0
收起左侧

那年春天的血色蔷薇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22 01:52:28 |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那年春天的血色蔷薇(上)
在记忆的边埸
胭脂一样的蔷薇漫山遍野
总在生命暮落的时候惨烈
经历一场最绚烂的绽放
当它的血色蒙蔽我的双眼
我再也无法仰望
曾经烙在记忆里的那些伤痕
在你转身之后
从世界的另一端悄然消逝
你给的悲伤在我的脚下轰然倒塌
影影绰绰你我竟已阴阳永隔
灿烂的天边只剩下空旷的大片大片的寂寞,我一个人坐在青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手指安静地抚摩着那些深刻的凿痕,沉默地等待她的出现。那天她的脸就是那么轻易地在一个转身之后就不再出现了。她跟我说的“等我回来”至今仍然那么清晰的烙在我的脑海里,而在无数个悲伤的夤夜,我独自一人站在凄凉的义冢里,凝望着身边不断惊起的鸦雀,一声一声婉转地,悲哀地鸣叫着。
人家说,乌鸦的鸣叫可以传到阴间里,那么我希望我能够变成一只乌鸦,哪怕是全世界最丑陋的那只,我只要能让她听见我的呼唤,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她就那么轻易地离开了我的生活,我一直以为她会跟她说的一样,让我活得好好的,安静地等待她归来的那日。可是,直至今日,她都没有再出现过。
八岁那年,妈妈跟爸爸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我被带到了舅舅住的乡下,开始我了记忆里的一场残酷的梦靥。
在我的记忆里舅妈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终年都必须靠一种草药来控制逐渐恶化的病情。那个时候舅舅总是天一亮就把我带到深山里去,教我认识那种草药,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得到那些草药,它通常都生长在悬崖峭壁的半山腰,而且扎根在石头罅隙里,十分的牢固,而当时的我还没有能力独自一个人把它们拨起来,所以当是我只是帮舅舅背背竹篓罢了。
我记得我十一岁那年的生日,一向苛刻的舅舅竟然宰了后院里养的那唯一的一只乌鸡,说是要给我庆祝生日,舅妈还拿我舅舅的旧鞋底给我做了一双挺合适的布鞋,我跟他们一起上桌吃饭的时候,我觉得心里真的是好高兴,我以为舅舅突然有了良知决定不在把我当作家里的奴役使用了。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舅舅吃完饭后,从门口的吊梁上取下他用里多年的背篓,递给我说,雪臣啊,从今天起,你就好好地进山里为你舅妈采药吧,你舅妈平时也待比不薄啊!我沉默地想了一下,然后淡淡地点了点头,因为我知道我别无选择。
从那天前,我就要在凌晨四点的时候就起床,然后带上昨晚上剩下的一点冷饭冻菜,就一个人往山上出发了。路过村口的那棵大槐树的时候我总是看见一个穿着洁白裙子的女孩子,坐在秋千上一脸恬静地盯着书本,阳光的尾巴从她的脸上扫过,影影绰绰的一点绯红如同雨后那大山上遍野的蔷薇,那么美丽。而每当日落的时候,她还是扎着很粗的两根大辫子,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地那么可爱。跟一群晒得黝黑黝黑的孩子们,一起在村口的大槐树下轮流着荡秋千。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把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久久都不愿意离开。
在那群孩子里还有我的弟弟,他是跟我同年的,但却不是舅舅的亲生儿子,是人家把他作为抵押赌债的东西送给舅舅的。舅舅不是很疼爱他,可是毕竟养了他那么多年了,而他们正好也无儿无女,所以也就把送终的事指望到他身上了,所以对他的态度也渐渐好转了,特别是不能下地的舅妈,更是把他当亲儿子一样宠爱。我偶尔会看见,弟弟牵着那个小女孩的手跑到我家后院的池塘边,去喂鲤鱼。她总是抓很小把的饲料,然后很用力地抛到水里,看到水面出现一道道美丽的涟漪,还有那红色的光滑的鱼背,她就会撇开嘴角,一脸粲然的微笑。
那天她出来的时候撞到了我的背篓,把那些草药撒了一地,正好让路过的老水牛踩烂了。她冲过去慌慌张张地要拣起它们,还差点让牛给踩到了,幸好我及时拉住了她。她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然后很抱歉地跟我句说“对不起”跟“谢谢”。我温柔地笑着说,没事的,明天我再去采就可以了,然后她说,明天是星期天,我陪你一起去吧!我高兴地点了点头,然后注视着她从我的视线里消失掉了。
那天晚上,舅舅抡起用来擀面的圆棍,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我的胳膊跟后背被他打出了一条条淤青的痕迹,疼得我一晚上都没合眼,到凌晨四点的时候,他又很准时地把我从床上拽了起来,朝我吼到,今天要是再把草药给弄烂了,我就剥了你的皮,把你吊到村口的大树上去,晒死你。我接过背篓,一句话也没说,就背着它出门了。走出门口的时候我还听见了弟弟说,爸,他要是再采不回草药,我们就把他给卖了吧!舅舅似乎很生气地脱下了鞋子就朝弟弟丢去,大声地喊到,小兔崽子,他要是不去采药,难不成你还让你老子我去啊,想得倒是挺美的……
我跟自己说,我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离开那些魔鬼。我发誓。
那天,她真的在村口等我了,我说,你怎么知道在这里等我?她笑了一下,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脑袋说,你傻的啊,不是每天都从这里经过嘛,我都看到了。然后她笑了笑说,太阳要起来了,我们快走啦。我们在大山上找了整整一上午,都没有找到,她把从家里带出来的馒头递给我说,咱们吃完了再找吧,我不好意思地说,我带的有饭菜,她一把拿过去嗅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说,还能吃吗,都变味道了!然后她顺手就把它丢到了很远的地方,把她的馒头塞到我手里,说,谢云枫他爸爸就给这些你吃的么?
吃着那又白又松软的馒头,我的心里一下觉得委屈得不得了,感觉总是酸酸的。爸妈没出事以前,他们是那么地疼我,每天都会给我煮好牛奶,给我做最爱吃的火腿煎蛋,然后把我收拾的干干净净,送我去上学,可是现在,我甚至都不知道牛奶是什么味道了,那煎鸡蛋金黄色的颜色都被这些年的痛苦褪去了色彩,想起来就像从没有经历过一样,那么地遥远跟陌生。
眼泪簌簌地潸然而下,她凑过来,用手擦掉它们,扳正我的脸说,安雪臣,你要做世界上最勇敢的男子汉,如果你做到了,等我长大了,我就嫁给你。我抬头看她的时候,她的脸上笑得那么灿烂,我注视着她的眼睛说,是真的吗?她说,当然了,所以你要好好的活着,等着我!
我沉重地点了一下头说,我一定会等你的,无论多久都会的。那一刻,我觉得上天开始变得仁慈了,他带走了我的爸爸妈妈,去把苏颜殇送到了我的身边,我觉得我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了。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她一放假就陪我一起上山,给我带许多在舅舅家无法吃到东西,还用松树枝在地上教我写很多很多的字,跟我一起荡秋千,我把采来的蔷薇花戴到她的额头上,她娇笑着跟我说,将来要戴着我亲手给她编制的红蔷薇花环嫁给我……

                                    (如若转载,请另行通知,谢谢)
返回文学沙龙
回复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