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1126|回复: 1
收起左侧

[幻世浮光}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16 03: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11.jpg

{你说要为我燃一片花海,火红的焰。}
{你说要带我去天堂,即使身在地狱的夹缝仰望。}



收留过一只走失家园的猫,漂亮的鸳鸯眼,因此知道是名贵的品种。左眼是宝石蓝,右眼是琥珀色,瞳孔是蜂窝状,有着破碎的幻觉。大太阳的天,我抱着她坐在院子里,她却执意关注班驳树影里的一只甲虫。虬枝绿叶,漏光直直掉在地上,有沙砾磨疼她粉红色肉垫,她叫了一声像受了委屈的孩子样跳回我漆上,自顾自的舔起毛毛来。

你曾说猫是女子,有脆弱的内核以及阴郁的性格。而我,只是喜欢同样蜷缩的姿态,在看不见的角落给心里筑了一到安全的篱障,盛满繁华,纠结着藤蔓,不留丝毫空隙。像是躲在幕后安静地窥视这个世界的人,恐惧被谁突然伸出的手揪出掩护。

我要告诉你,这里有片明晃晃的天地。

墨绿色画板。白色硬质的素描纸。矩形的匣子里装了两只碳笔和三只2B铅笔,刀片以及橡皮。尚未完成的图以及仍旧黑屏的手机,我很是自嘲地翻着署名你的过期信息,刘海不经意就惹出了眼泪。地上是狭长的一道影子,伸出手指,暖暖的感觉就像是泡在温水里般。玻璃外是住宅楼的天台,晾衣服的架子空荡荡地挂在那里,石板上遗留着烟花的残体。我抬头看看顶上闪掉的灯,苍老的感觉突然就涌来了。

离境无生灭,心之所向,皆为虚妄。

翻完《浮光》最后一页,我在胸口划了十字跟你说晚安,愿主赐你一夜无梦的安稳。你曾梦见的波光潋滟,你曾梦见的繁华似锦,你曾梦见的旖旎风景,如今是不是都变成了满目疮痍的荒凉地。过客,看客,旅途中来来去去,一觉醒来忘记洇在泪水的脆弱,发现已是孑然独行的落寞姿态。所以,你说你是与影子相伴的人。那么,告诉我,熄掉日光灯光,照不亮的世界里角落里哭泣找不找自己的那个人会不会是你?

对每个人波澜平静,对每件事都竭力包容。

我着素白的衣,做黯淡的星辰,不哗众取宠也不招摇过市,学着你的姿态淌过时光的河流。湍急的地方,仍旧会不自觉地想要寻你的手掌,胆怯动摇时仍旧想哭喊求你转身带我上路。你却一再微笑告诉我,种子是用如何蓬勃的力量破土而出的。在你眼里,我是再聪慧不过的人,所以我不能强辩半句,只能点头微笑接受如此激励。我看着你的背影掉下的眼泪,你从来都不会了解。你要我坚持下去,却吝啬的不肯给一个温暖的怀,给一句贴心的话。对感情,你是如此的后知后觉,而那些横亘在心里的结尚未打散,你却又开始顾忌新的问题。我看着你徘徊,看着你错失,看着你始终选择留给我的背影,也只能沉默苦笑。

我想要一团泥,给你重生的际遇。

不要再回头看来时的路上破碎的风景,不要再贪恋中途换道离开的旅人。生存的坚持,妥协的现实,背弃的梦想,蒙蔽的幻觉,甚至琐屑到手指伤口的细节,都要避开,我要给你饱和的心却迎接盛装的未来。我们戴过那么多表情丰富的面具,我们客串过那么多别人的故事,终该回归自己的天地。

{你低眉浅笑,泪水却无辜损耗}
{空敞的胸怀扑空寂寞的归人,须臾便僵硬坏死了躯肢}


所谓幸福,便是短暂幻梦,醒来挣扎也是徒劳。

在给你的信里描摹了夏天的气息,而今艳阳当空的天,终于有了季春的味道。逃课去操场站在连成一片的影子里窥视此刻静默安宁的世界,缄口不语。灯光明灭须臾,舞台就成就了太多的戏子,鲜花与掌声是经久不息的热浪,翻滚袭来卷走的是单纯的本质。不会再看到一朵花就甜甜地笑,不会再听见一个悲惨故事就哭得声音嘶哑,不会再为了一个小小的摩擦就赌誓老死不相往来,不会再听见你说一句想念,心中所有难过的遗憾的缺陷都消失了。

不会再了。再不会了。

一个人兜转天光,倔强着不肯回头,我太明白,如若不上站在你心里那个位置,你怎会看尽我眼角细致的悲伤。在爱情里盲目,在爱情里被围困,你却早已习惯她给的无穷希望以及无尽失望。我的手再长也触不到心里柔软的壁膜,你在门的背后清楚的刻了权限,只是爱情背后虚象的总称。如此,夺了你的神智。我还是只能一脸微笑,还是只能被动地选择坦白跟安慰,不能跨越被你牵绊的一个荒城。那里,有人日夜唱着悲歌,也有人日夜不眠不息,为你赶制交换幸福的珍贵。

我要在你床头举一盏灯,看着你安睡到天明。

我要握你手,驱逐你那些灰暗纠葛的梦魇。

我要亲手为你烹一桌美味,亲手泡一壶茶。我们不要喝咖啡,再也不是从前混沌的夜,再也不要用那苦涩的液体折磨味蕾,麻木知觉,方知道清醒。我还是会时常想起你蹙眉的样子,满满一大锅粉丝被我煮得稀烂成糊,你却一次比一次好脾气地鼓励“下次就好了”。我骑了半个钟头的车去了城南的旧读书馆,看见货架上落满灰尘的烹调杂志时忍不住笑出声来。第一日,便信誓旦旦跟你说“亲爱的,我要你尝到世间所有美味”。这是大言不惭,也是所有深陷爱情的人偏执的自信。

拾东西告假,一个人经过明南路,才发现那里已经开始重建好多天了。机械作业的声音像是敲在耳膜上,震起来了。我站在拐角的小店旁,看见你喜欢的那张海报被其他的覆盖了,老板殷情推荐新的口味,我摇摇头拿了一只草莓甜筒转身离开。味蕾先是感知到清醇的奶香以及草莓碎粒的口感,可是随后整个嘴巴都麻木了。含在口腔里,融化的汁液顺着食道滑进胃里,生冷的涓涓细流。我发信息给你说,我想吃你那个城市的冰激凌,你却在很久之后回复说,现在的季节还不适合,要注意饮食。像多年前,我问你的怀抱是否温暖,你却借了其他言语躲闪说自己很瘦不适合拥抱只适合蜷缩的姿势。我一直都记得,我一直都记得,却至今不肯相信那句只是用心在搪塞。

露天的麻辣烫小店,因为锅底免费,所以吸引了不少人。薯粉,平菇,鱿鱼以及腊肠,这是我以为你喜欢的食物。独自一个人走完整条街,然后坐公交返回。车上播着无聊的港片,旁边坐着一个抱小孩的老人,小孩一直盯着我笑,舔了一半的饼干全部沾到我的袖口上。口水黏带着碎屑,用纸巾擦了好久也弄不干净。孩子仍旧自顾自地笑着,我一下子变得暴躁起来。揩拭的动作幅度很大,老人察觉到我的嫌恶,赔着笑脸给我道歉。有一茬没一茬地跟我拉起话头来,我不想说话,压了压脾气下了车。

最近,忽然失去了宽容的耐心。

甚至,会因为要重复讲同一句话,让别人听清楚而大发脾气。这遍是,我们从来都只顾及自己的世界,从来都没所谓关心其他人的死活。

{最后,剩下烧灭的图}

花的眼睛。花瓶的肚子。阳光的眩晕症。粘在嘴角的诺言。压瘪在掌心的祈祷。布娃娃的破喉咙。叶子烫了褶皱。单车跟泥土吵了架。颠倒的身子忘了思考。烟薰了眼睛。沙漏哭碎了玻璃。你把时间锁进瓶子。天气预报说明天风车不会转。我想在把浪涂成红色,然后闭上眼睛再睁开,当作已经抵达你说的国度。

这是我说的。这是你给的。

二零零九年.苏。三月十五.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16 08: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真早啊!喜欢你温馨的文笔!:c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