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回复
查看: 992|回复: 1
收起左侧

{流光无情红颜薄}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4-6 14:33:07 |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你说,要许我一世欢颜,拾萧瑟流光的斑斓,给我潋滟的未来}
{我说,红尘离散,誓言要用背叛来印证,爱情要用原谅来考验}



梦里长长的甬道消散于白光,我捂着眼睛站在突断口,伸出手是握满虚空的时空。我呓语般挣揣在这梦魇里,你渐远的细碎脚步温柔得不带一点悲伤,不带一丝眷顾。醒来瞥见窗外一片明媚,摸到眼角细微的凉薄,回过头再看这一夜悲戚的幻灭,泪流不止。

幼年的时候跟妈妈去庙会,在路边发现几尾漂亮的小金鱼,于是掏了全部的钱去捕捞,装在灌满水的塑料袋里。很紧张地勒住开口,生怕打翻了会伤到它们,知道鱼离了水会死。可是那天尚未回到家里,小小的精灵就鼓出了眼睛,翻过白色腹部。那时的我惊吓地举着,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渗湿了小块泥土被母亲吼着拽走。那些红色的小尸体像是扔在地上鱼的辣椒,等待着风吹日晒的腐烂。我揉着哭痛的眼,一边走一边顾盼不止。小小的心忽然被什么刺到,爱里难免纰漏,善良的原罪也结罪孽的果。鱼的记忆有三十秒,那么它定会遗忘我心满意足微笑带它离开的笑,牢记的是我囚禁它最后的痛苦与死亡。

后来的我,常常恐惧手心里握住的东西流失掉,放在口袋里买糖葫芦的钱,走一整条街都用手摁着那个位置,生怕丢失的措手不及;在跟朋友相处的最好的时候突然冷掉笑容,怕如今感情越深日后拨出越难,痛苦越多。一直,以如此警醒敏感的心处世看人,冷漠,决绝,疏离,宁可一个人在无人再陪的黑暗里哭泣绞痛,也在预料会分开的最初亲手斩尽牵绊。这是所谓危机意识的荼毒,在安逸里也没办法仰起脸放开怀去爱去笑去幸福。所以,当我反复纠葛于过往里,看不见未来便失了任何信念,想要逃开。

你说,能给我那些包容与生死不离。我掉着眼相信了,却还是说出了质疑去否决。

从小到大,习惯在惶恐中一边行走一边回头。身边来去那么多人,给了温暖给了宠溺给了陪伴,我却一次又一次地弹开,捅伤彼此陷入最坏的僵持,然后彻底脱逃。我会回身观望那些背影,走得不痛不痒的假象后是刻骨铭心的伤口。左手温暖,右手便又有了那僵硬尾鳍的触觉,于是再次冷静下来残忍下来。

隐忍于骨的卑微,是最脆弱的面目。我看着你笑得干净温暖,回过头看见暗光里散乱一地碎裂记忆。我曾憧憬过妥协过的幸福梦幻,亲手捏毁在他手里。静看神的面目,学会宽宥与释然,学会包容与妥协,以为这一生便可以波澜不惊的死守在等待他归来的荒城里。那里,季节更迭,他始终不曾过问我袖口空洞的寂寞与呼啸袭身的苍凉。我在漫长的疲惫里,寻不见一丝光线与春意,只能一再期盼那个他回过身来,再如多年前说一句爱我说一句一辈子说一句娶我,我便就此沉堕在单薄流光中的最初感动里。

你可曾知道,他拿棒棒糖敲一下我的头唤我一句“傻瓜”,我便失去所有委屈。

{我说给我一个信号,我便甘愿奔赴而去}
{即使,走到九千九百九十九步的位置伸手仍拉不住转身一步的你}


三月桃暖,像是洇入水里的胭脂,沉淀后便是镜里女子积怨的苍白脸庞。过树穿花,我独自穿越这繁华后落寞的孤凉,想起你说牵手的心跳,想起你说相视的脉脉,想起你根本无法突然从背后抱紧的冀望死去,我便再无心观望任何。

我曾更新过一个签名,网络虚华怎抵现实里一双温暖胳臂的环绕。

反复写给你的字,被压抑得看不出丝毫纰漏的精致,却始终不开口打探你念出那些是否丝毫察觉我妄图传达的缱绻情愫。说服自己放下背负的卑微与耻辱,要放手,要再勇敢一点朝你奔赴。写进文字的女子,贪恋他的气息舍不得睁开眼睛回去现实。宁愿迟到被罚站整个下午,宁愿挨骂写保证书,宁愿损失掉吃饭的时间也不肯张嘴说再见。而后,当你出没的时间变成与我上线的时间吻合后,当你会在意我话中的委屈去看《后备甜心》时,当你因为我对迟墨的迷恋而去搜索他的资料时,当你将手机里一张一张存下我的照片时,当你一遍又一遍去听我喜欢的那个人的歌时,我知道,你已经扫净心土,等我同住那所房子。

你对着摄像头给我看我给你写的信,在笔记本上写繁体的苏字,在想我的时候反复念叨我的名字,在手机里存着所有我发过的短信,在电脑里存着那些聊天记录与照片。在想我的时候进我的网页给我留言,我甚至可以想到你微笑舒展的眉毛,虽然你还是后知后觉反应如此迟钝。我在那些截图的下面大言不惭地说,是我给了那样的微笑。

你知晓我的脾性,我亦知晓日后必会让你委屈。我那么多混乱,那么多伤悲,那么多不理智跟黑暗,那么多冲动跟自省,那么多懦弱与恐慌。你在我犯错后,一脸隐忍给包容,任我胡闹随我发泄,看着我吵着哭着丧失分寸。我却只会再清醒过来后,想要逃,愧疚而又害怕下一次如此残忍对你。我从来都不懂如何控制不理智的魔,却又在冷静后深刻深刻的追究根源。那么。亲爱的,告诉我日后要如何让你受尽折磨。

留在校内的那些话,在我否决后你突然忍不住哭泣不止。我看着屏幕上如此脆弱的你,心疼得一阵又一阵,那些害怕的想要逃避的心情哽在喉咙里同样哭不出来。比起迟墨,你显得如此懦怯与软弱,没有他的霸气伸手就揽我入未来,把不离不弃承诺得铿锵有力。你的隐忍只会加置我愧疚的囚笼,而我从来都不想把未来粉碎在小牵小扯的麻烦里。我这样如此反复的压抑,只会一遍又一遍刺得你浑身疼痛。

别再对着我哭泣,别再说你爱我,只要告诉我你没开口的未来到底多久才来。

                                                                                苏/于中天.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4-6 14:34:54 |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返回文学沙龙
回复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