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12下一页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677|回复: 20
收起左侧

青春中篇小说 那年的你们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5-11 12: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本帖最后由 静心若雪 于 2019-5-16 09:53 编辑

截图20190509143549.png


      《那年的你们》是小女杜孟力的一部四万多字的中篇小说。全篇通过一个年轻女人的视觉,进入到一个五彩缤纷的社会万花筒。有初入职场的勇气与激越;有遭遇挫折的颓废与困惑;有幻似爱情的幸福与甜蜜;也有情人分离的烦恼与痛心……提一段旅程,记录一段人生。为了让自己记忆或者忘却。

    作者作为当地文学论坛的一名新秀,凭借这篇小说一鸣惊人。良好的文学素养及文字功底使她脱颖而出,清新而真诚的手法带给人强烈的当代感。
    经过小女同意,用推介人帐号与《今日头条》同步推介给《随州论坛》的读者。
    推介人:杜官恩

一、歌厅保安总是对上薛咪的目光
      还是离开待了多年的城市。回头望望这让自己付出了所有青春的地方,一声叹息从薛咪的嘴边划出。最是无奈,还是留不住。
      今年的夏天来得太早,早到还只是三月的天气就要开始穿夏装。回家乡的路上,所有的生活用品都装在一辆货车后面。下午的太阳透过玻璃渗进来,热得让人喉咙开始发疼。
      说是回家,还不是换了一个租的房子。家在一个小镇,不够繁华。自然承载不了薛咪的梦想。
       孩子大了,一直都是薛咪自己带着。要准备上学了,家里开支多了,薛咪自然也要开始去上班了。工作对于自己来说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面试太简单,一直以为这样的工作门槛会很高。工作也很顺利的上手,以至于到很久的以后,薛咪都会想,是自己学得快,还是她教得好。
       日子在一天天平淡的过。上班,下班,回家做饭,陪儿子玩,成了薛咪的全部。工作其实很累,一天下来整个腰和腿都是疼的。没一个朋友的习惯让自己总是一个人。除了家里也没地方可以去。
       薛咪才二十多岁,也正是年轻有活力的时候,却不知为什么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包括夫妻之间的事。和丈夫也好像有了一种默契一样,一直都处于分房的状态。都不会觉得不正常。自己也会笑自己,正是应了另一个女子的话:你们不像夫妻,像朋友比较多。
      朋友也好,夫妻也好,只要轻松过日子就好。李洋新是薛咪的老公,比她大几岁,却不是个细心的人,为一些小事吵过几次之后就放弃了。细心本来就不是后天能培养的,在乎一个人自然会在乎她的一切。两人的感情没有轰轰烈烈,没有爱得死去活来。一直平淡如水,最开始就让人觉得是认识了多年的朋友。似乎一切都是为了一句应该,应该谈朋友了,应该结婚了,应该要孩子了。
       一个多月时间很快就让薛咪认识了很多人,也做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曾经四个人一起在公园逛了一晚上,然后在天快亮的时候回到店里等上班。也曾经几个人一起去K歌,那个小女孩投入的扭动的样子让薛咪在很久的以后都会在回忆的时候笑出来。
      其实薛咪对唱歌并不陌生。很多年前曾经在一个歌厅里待了几月,兴趣来的时候会陪客人唱几首,其余的时候都是在端茶倒水。
      曾经见过很多男人背着自己的老婆在外面瞎混,对那些女子一句句的花言巧语,好像也只是为了让她们出台。也见过一个刚来的小姑娘被一个男人欺负的直哭,却没有过去帮忙。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太小,以为不欺负到自己头上就没事。
      几个月的时间让薛咪见识了很多男人的另一面,觉得自己以后都不会想结婚。觉得每个男人都不堪入目。
       歌厅有一个保安总是对上自己的目光,话都不多,因为觉得都不是一路人。薛咪小看了一个男人的心思,其实自己是不愿意的,说是弓虽、女干也不为过,但是在那种地方有谁会相信,只能自己一个人躲在浴室拼命的洗刷着。没有哭,只是在冷静的想着补救的方法,尽量不让自己受更多的伤害。(文/杜孟力)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金币 +20 收起 理由
静心若雪 + 20 + 2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12: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薛咪升职后人事关系处理得乱七八糟

本帖最后由 静心若雪 于 2019-5-17 14:46 编辑


       开心的日子过得很快,时间一长同事间各种矛盾就显现出来了。王芸是薛咪上司,是个说话很利落的女人,做事很有女汉子风格,也是个很单纯的人,没有太多心机。薛咪有时候在想,在一个职场如后宫时代她怎么会做到这个职位?不过换个想法,也许正是王芸的这种性格才让老板喜欢吧。风风火火让人感觉很轻松。
      王芸对一个叫高俊的男生很好,应该说是纵容吧。薛咪一直都没怎么感觉出来,只是后来高俊离职之后听一些同事说起的。好像是说高俊为了一个刚交的女朋友和王芸吵了起来,把王芸气得跟一个阿姨说得直哭。说高俊太没良心。这件事在薛咪以后想起来都会觉得太过相似。
      半年转眼过去,薛咪也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入了王芸的眼,成了王芸升职后第一个升职的人,过程轻松毫无压力。
      升职后交接也很顺利。薛咪问过王芸,万一自己搞砸了怎么办?王芸笑着回答:那里现在是你的地盘了,一切都按你自己的想法来。你搞不定的人交给我来,你搞不定的事也可以交给我,一切有我顶着。这句话一直停留在薛咪的脑海很久很久,一直到王芸辞职走人薛咪躲在王芸房间哭的时候。那时候觉得只剩自己一个人了,没有目标,就想着放弃王芸给她的一切。
       薛咪接替了王芸,还是王芸的下属。刚开始工作比较艰难,薛咪毕竟是个新人,连跳几级肯定会让一些人不服。又不能都得罪光了,那样只会让王芸难做,反而给她惹麻烦。
       工作总是忙碌的,在忙碌中学习着很累却没想过放弃。只是为了王芸说过的那些话,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给她丢脸。薛咪觉得从那时候开始做什么事都只是为了能让王芸少操点心,让自己能够独挡一面。
      薛咪有时候觉得自己搞得乱七八糟,处理不好人际关系,也没那个气场去管理一群人。有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努力,觉得很孤单很无力。其实有时候能力再强的一个人,你身后没有几个和你站在一起的人,总是感觉使不上劲。
       易雨是薛咪带过的一个新人,没什么心机但很聪明,聪明到有时候让薛咪感觉她太现实。易雨学得很快,跟薛咪差不多。但就是因为性格太直,和薛咪吵过几次。薛咪一直知道易雨是听了别人的话才对自己不满。这种情况在自己身上也发生过,等到时间一长,易雨会明白的,所以还真没把吵架的事放在心上。
薛咪升职的同时也换了一个工作环境,一直觉得没什么压力,知道更多的压力都在王芸身上,只是没告诉自己。从王芸那里知道易雨又和别人吵架了,还是那个当初和易雨关系很好的人。有时候薛咪就觉得自己怎么猜得那么准?这还没过几天呢,易雨就看到了一些人的另一面,也算是一种成长。
       易雨被调到薛咪身边,成为了薛咪的左右手,不能以上下级的关系来衡量两个人,更多的是一种朋友关系。薛咪很放心把店里的事交给易雨,毕竟她是薛咪一手带出来的。只是有时候会为一些小事计较,也不是大问题,只要自己够宽容就行。薛咪对易雨的好就像王芸对薛咪一样,很是纵容。以至于到后来几年有人回忆起来都会说:你真是太纵容她了,宠得不成名堂。
       易雨有一个男朋友,认识了很多年。薛咪一直觉得他配不上易雨。两人的感情最近也不太稳定,可能是因为太在乎,所以就会太计较。想抓得更紧,反而会流失得更多。易雨有时候也很苦恼,薛咪只能以过来人的角度来分析问题,并没有多少劝和的意思。只是让易雨要好好考虑清楚,毕竟结婚以后的日子是自己在过,别人都帮不上忙。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心若雪 于 2019-5-16 09:57 编辑
三、薛咪第一次见陌生的肖泽就哭起来

        肖泽是薛咪的同学,应该说是校友吧。因为不同级,在学校的时候根本不认识。还是薛咪在网上寻找初中同学时不小心进入到他们年级的群里,在那里遇见了肖泽。后来还知道了自己有几个同学居然是肖泽几个哥们的老婆,包括肖泽老婆燕子。
       这世界真小啊!从肖泽口中了解到好多同学的现状。至于燕子,薛咪仅仅只记得名字忘记了她的样子。燕子从小就很喜欢肖泽,是她主动追的他。肖泽父母很喜欢燕子,肖泽很孝顺,所以结婚了。第一次见肖泽的时候,薛咪没有太多的惊喜,觉得这样的男人不会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只要肖泽不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薛咪还是愿意多这样一个朋友的。毕竟朋友是不需要有心动感觉的。
       那天晚上他们聊到很晚,就坐在公园外面。聊各自的家庭,聊各自的爱人。薛咪没忍住哭了,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哭出来。可能是因为各自家庭的烦恼,还有各自工作的郁闷吧。其实哭就是一种发泄,发泄完了第二天又是新的开始。
肖泽喜欢薛咪,薛咪也感觉得出来。但薛咪没什么感觉,只是不讨厌而已。做朋友可以,也不知道真的变成男女关系会不会和现在一样不喜欢他,或许到时候真的会讨厌起来。
       肖泽很执着,薛咪也很清醒,两人都各自有家庭,有孩子。是不会轻易去离婚的,都知道就算两人发生关系了也不会改变什么。也就顺其自然的发展着,这是很短暂的一个小插曲。薛咪知道肖泽比自己要用心,可是自己不喜欢也没办法啊,最终还是做回朋友比较好。
薛咪按公司的安排去外地参加一年一度的培训课程。一起去的都是另外几家分公司管理层,自己属于新人。自己分到的那组有十个人,薛咪担任生活委员,带着大家去找吃饭的地方,顺便还要和队长商量怎么为自己的小组拿下高分。
       队长是个男孩,年纪比薛咪要小不少。一开始说是让薛咪当队长,压力也不小。最后商议的结果是由杨亦凡来。一队人就这两个小官。生活委员当然要为大家谋福利,要让大家吃得又便宜又好,还要和老板讨价还价,才能控制住预算。
        吃饭时都很活跃,都是来自各地的精英。有年纪大点的阿姨,也有同龄的帅哥美女。要说特别点的就是一个叫谢云的家伙,个子又高又大,以至于在后来的夺分环节中,因为他的体型让大家吃足了苦头。
        所谓的培训课程其实只是一场激发个人能力和想象的游戏,以获得分数最高为胜出。每人投资五十元,最后的收益全凭各个小队,也可能血本无归。创意的得分,团结的得分,个人的得分让每个队的比分相差无几,每场的收益均有所属。第一天在紧张中度过,大家并没有太多喧哗,都在回顾自己的不足为下一场想方设法,没有听到谁埋怨谁。这样的气氛让薛咪心里一直很温暖。大家像一个整体,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让薛咪在后来的日子里一直记着有这样一个团队,配合得这样默契。
        这一天过得很累。杨亦凡和薛咪交流了很多,会为一个不同的观点去争执,也会为解决了一个小问题会心一笑。他很年轻,薛咪一直觉得他不会太稳重,想要胜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只能当成一种锻炼吧!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杨亦凡抬头撞上薛咪的眼神停顿了一下点了个头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第二天大家都来得很早,早点拿出更好的办法,做出最后的努力,去争取更高的分数。
杨亦凡在上课前几分钟退出人群,转身朝门外走去,他要再努力一次。上课铃响了,其他的小队都进场了。薛咪他们落在最后,因为差一个队员进场算无效,还会被扣分,迟到了也会扣分。薛咪带着大家慢慢的走着,不停的张望,希望杨亦凡能来得及。
    看着门慢慢的关上,就在分数快要定下来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杨亦凡捧着一束花王子般的站在门口,带着歉意望向这边,好像在说他赶到了。他微笑着抱着那束花走过来,一个监考老师献上一朵。一圈走下来,大家都不知道这样做是什么意思。直到主裁判老师说:“我接受你的贿赂。贿赂有效,加五分”。这一刻队里所有人都在使劲鼓掌,眼泪在薛咪眼里打转。杨亦凡过来拍了拍薛咪的肩膀,安慰似的说了一句:“没事了”。谁能体会那种绝望心情,那个瞬间拯救你的人就成了天使一般的存在。
     杨亦凡带领的队伍和另一个队的比分一直僵持不下,是生是死就看接下来的最后一场了。十个小队分成两个大队,杨亦凡出任一队队长,二队是由原来比分较高的那支队伍的队长带领。
    谢云成了大家过关的一个难题。因为他个子有点壮,一直过不去那个狭小的空间,就一直在重复过那一关。杨亦凡过去后在那边不停的调整谢云的角度,薛咪在这边指挥队员的协调合作。失败了一次又一次,杨亦凡的体力消耗的很厉害,薛咪的耐心也一点点用尽,烦躁得直挠头。
    “薛咪,你先停会,让大家休息一下,再想想别的办法”,杨亦凡在那头冲薛咪喊道。薛咪点点头没说话,一屁股坐在地上。其他人也停了下来。谢云很沮丧,觉得成了大家的拖累。
    “不用这样,结果还没出来呢。再说,时间只过了一半,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薛咪不怎么会安慰人。谢云低喃着:“我知道,就是心里很着急”。
    都静静的坐着在小声交谈讨论失败的原因。杨亦凡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汗从额头一直流下来,体力的消耗让他累的直喘气。现场很安静。另一个队也在努力着,进度要比这边快一点。薛咪看杨亦凡有点无奈。杨亦凡抬头撞上薛咪的眼神停顿了一下点了个头。
    “再来”。杨亦凡站了起来,薛咪也跟着起身,做着准备。谢云也脱掉了鞋子,只为减轻一点重量,让大家也轻松点。
     这一次的过程似乎轻松许多,谢云终于过去了。薛咪又安排大家陆续过关。杨亦凡一直在调整着每一个人的角度。经验成了这支队伍胜利的关键。最后一个人过去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太多的欢呼,只是瘫坐在地上傻笑着。我们赢了,这场胜利来之不易!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心若雪 于 2019-5-16 10:00 编辑

五、看似老实的李灵很有激情也很搞笑

告别成了最后的话语。暗下来的灯光,老师深情的讲述,拥抱过后的侧脸,还有低头的泪水,让离别的气氛更加伤感。拿着象征着自己感情的两根蓝丝带,薛咪走向了被队员围着的杨亦凡,无声的系在他的手腕上。收拾好心情,提着行李坐上回家的车,还是有眼泪流下,只为这短暂的相处,只为这团队的力量,只为这熬过的许多天。
    薛咪回来并没有回家,直接去单位找到王芸。王芸正趴在桌子上休息,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正看见薛咪站在面前。
    “生病了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薛咪觉得王芸精神很差。
    “有点发烧,吃过药了,还有事没做完。”王芸开口说话,嗓子哑得很厉害。
    “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我来弄,反正总是要学会的!”薛咪坐到王芸对面把手里剩下的一根蓝丝带系到了王芸的手腕上。“这是我的纪念品,还有一根给队长了,我们小组得了第一名!”其实薛咪是想表达:我回来了,我坚持下来了,可以为你分担一些事了。
    “不错啊,你也应该学会独立了!明天就回你自己的部门看看吧,毕竟那一群人还要管着。”王芸笑着,一句话说得薛咪脸上满满的自信瞬间垮了下来。
     “你就这样把我扔在那里不管了?我忙成那样你连影子都没看到,你准备让我自生自灭吗?”
    “你不是也挺过来了吗?再说那里现在是你的地盘,要是让我去管,你在员工面前还有什么威信?如果你觉得哪个人不好管理,直接炒了就是。要是没人了,我再给你调人。但是你要记住,凭一个人是撑不起一个店的!你先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实在撑不下去了,还有我呢!”
    很长的时间里,薛咪每每想起这句话:你撑不下去了还有我呢!总会鼻酸。
    薛咪参加培训班期间,店里进来几个新员工,其中有一个叫李灵。但不知为什么,总能听她念叨一个叫云景的。
   每一次聊天都会说到云景怎么样了,云景又做什么了,云景就是一个千年小怪兽等等。李灵属于那种很乐呵的小孩,有种呆萌的感觉,总想伸手去摸一摸她的头发。每次说云景这样,云景那样,薛咪有时候会打趣道:你是不是打算找云景做男朋友啊!李灵总是否认到:没有没有,只是觉得好玩。
    李灵给薛咪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小孩,才多大,成年了吗?很内向的小孩,应该多照顾点,长得有点像自己的一个表妹。事实也是如此。李灵每天上班话很少,下班后也和大家没什么过多的交集。但是,在一次公司聚餐的时候,李灵就像变了一个人,很有激情也很搞笑。原来她并不内向,只是对陌生人不愿表现出来而已。后来大家就成了很好的朋友,还是那种能一起玩通宵的朋友。
    后来李灵被王芸调走,交集自然就少了。偶尔相聚,也总能从李灵的口中听到云景的名字。
    薛咪再一次调职,居然到了李灵现在任职的地方。业绩不高,人心浮动。空降来的薛咪并不能服众,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亲力亲为盯紧点,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纰漏,到时候还要王芸来收拾烂摊子。这样小心翼翼的工作很累,却也心甘情愿。不知道为的是王芸那要强的性格,还是自己内心的另一个自己。
    薛咪曾见过云景,没调过来之前,有次来找李灵时云景也在。但没有很深的印象,只是过来打暑期工,后来就上学去了。再见到云景是十一国庆节过后,说是已经休学了,想体验一下生活,十七岁的小孩子连不想读书的借口都变得高大上了。薛咪就当给李灵找了个伴,只要大家开心就好,也没多在意。
    易雨的调动是薛咪找王芸要的人 ,理由是自己部门的人都是老油条了,压不住,换个新来的好管。同时也将自己部门的苏姐调到了王芸直管的部门。苏姐人不坏,只是很好胜。一个强势的人对于现在的薛咪来说,并不是理想的下属。
(文/杜孟力)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8 00:03
  • 签到天数: 39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重新排版编辑,后面的回贴有一个不知怎么上传的,无法编辑。优秀的儿女是作家长的骄傲。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易雨来上班,云景就像小孩子看到了一个新鲜玩具


        易雨调过来时,国庆节高峰已经过去了。把易雨调到自己手下,薛咪自认为对易雨来说要好一点。自己并没有拿易雨当下属看,她有工作能力,做事干净麻利。也比较有激情,对于店里来说,正需要这样的激情来改变。
        云景再次上班几天后,就让薛咪感觉到他确确实实还是个孩子。特别容易情绪化,对于工作和私人时间分得不太清楚,活泼外向的性子让薛咪有点哭笑不得。再加上李灵,每天就像生活在大杂院一样,很闹很开心。却也让自己担忧:大家开心是好事,但这样放纵自己的下属会不会让工作完成得不好,会不会在自己没盯紧的时候出什么事给王芸制造麻烦。毕竟自己能力不够,很多事也不能完全掌控。
        薛咪管理的部门是一个门市,卖的东西跟肯德基差不多,只不过更便宜点,更低端点。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市场,都需要去竞争。作为店长,薛咪要关心营业额的提升,要注意员工的能力和稳定,还有人员店面的成本控制。杂事很多,压力很大,每天工作到很晚。总觉得有解决不完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连家都顾不上了。从开市到打烊,薛咪一直在店里,别人都走了,她还在店里。自己也知道这就是能力不够的表现,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
        因为云景很外向,跟陌生人沟通也没什么障碍,话多也爱笑,挺招妹子喜欢的。做为店里的接待也挺合适。就是每次和女生沟通总喜欢跑题,让薛咪蛮无语。这就是一枚花骨朵,不招蜂引蝶还奇怪呢。
        李灵还是每天云景云景的,也不管别人怎么开玩笑。云景的回应也会让大家开怀大笑。两个人也不知道羞涩两个字怎么写,一个调戏,一个假装被调戏,那种画面根本不能脑补,分分钟让人喷饭。
         没几天薛咪感觉云景情绪不太高,总是不太有耐心,像随时都想不干的样子。店里的事情多,薛咪顾不上云景的小情绪,只能顺其自然,想走的人留不住,到时候只能再找新人。
         要说,这一生中,让薛咪觉得最大的幸运是什么?那就是易雨的到来!易雨有女王般的气场。
         易雨属于心直口快没什么小心思的那种女生。跟谁都咋咋呼呼,受不了一点委屈,也不怕跟谁吵架,连跟王芸都争论过。在她的世界里,对就是对的,错就是错的,有理可以走遍天下。这样的性格并不能适应当今社会,也不适合在职场摸爬滚打。或许因为薛咪的淡然才和易雨成为朋友,或许是薛咪的年龄大些,许多事都不会用争论的方式去解决。
        易雨往前台一站,那叫一个气场全开哦。论推销的技巧甩了云景几条街,只有看的份。晚上打烊前的清洁卫生技能更是让云景像尾巴一样的跟着易雨转。简直就是易雨说要热水他不会给冷水,易雨说要去污粉他不会拿洗洁精。这样的场景看得薛咪一愣一愣的,又觉得特别好笑。其实今天是易雨第一天上班,云景的早班。易雨接了他的班一直上到打烊,他下班也没回家就一直跟着易雨跑。没看出来累还挺兴奋的,就像小孩子看到了新的玩具的表情。用云景的话说就是:我现在才知道作为一个前台还有这么多要学的东西,以前也没人教过!就这样,易雨和云景又了交集。
         薛咪后来想过云景的小情绪,应该是和苏姐的调走有关。李灵、苏姐和云景的关系很好,形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团体,却也同时把娟姐和言浩排除在易雨属于心直口快,没什么小心思的那种女生,跟谁都是咋咋呼呼的,受不了一点委屈,也不怕跟谁吵架,连跟王芸都争论过。在她的世界里,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有理可以走遍天下。这样的性格并不能适应当今的社会,也不适合在职场摸爬滚打。或许因为薛咪的淡然才和易雨成为了朋友,也或许是薛咪的年龄大些,许多事都不会用争论的方式去解决。
         易雨往前台一站,那叫一个气场全开额,论推销的技巧甩了云景几条街,只有看着的份。晚上打烊前的清洁卫生技能更是让云景像尾巴一样的跟着易雨转。简直就是易雨说要热水,他不会给冷水,易雨说要去污粉,他不会拿洗洁精。这样的场景看得薛咪也是一愣一愣的,又觉得特别好笑。其实今天是易雨第一天上班,云景的早班,易雨接了他的班一直上到打烊,他下班也没回家就一直跟着易雨跑,没看出来累还挺兴奋的,就像小孩子看到了新的玩具的表情,用云景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现在才知道作为一个前台还有这么多要学的东西,以前也没人教过!就这样,易雨和云景又了交集。
         薛咪后来想过云景的小情绪,应该是和苏姐的调走有关。李灵、苏姐和云景的关系很好,形成了一个小团体,同时把娟姐和言浩排除在外 ,这样的现象不是薛咪想看到的。虽然苏姐的能力强,但是不代表她也服管,对薛咪的管理有一定的障碍,所以薛咪才拿苏姐换了易雨过来。可能云景一直都以为,薛咪是在针对苏姐,很为苏姐鸣不平,觉得薛咪的做法很小人。李灵不舍得苏姐走,但是却没表现出来,直到易雨的到来才让云景的注意力有所转移。
        门市的营业额一直不高,国庆过完以后,生意明显冷清下来。王芸也时不时的来看看薛咪的状态。在薛咪自己看来,自己已经很忙碌了,恨不得一天24小时待在店里,但是处理事情的结果都不尽如人意。王芸来的时候,也会一边数落薛咪一边帮她把事情处理完,然后还说以后都要靠薛咪自己,也不能总靠她。
        日子总是这样在过,一边学习一边管理。时间也过去的很快,转眼接手门市一个月了。到月底盘点交账这一天,王芸说她有事不来了,让薛咪自己弄,反正以后也要靠自己。这话说的简单,看着店里乱七八糟的一些东西,让薛咪瞬间有种泪奔的感觉。只好在打烊后让易雨留下来帮忙,云景自然也留下来了。看着这形影不离的两个人,薛咪只是笑笑。有些事情担心的太早也没用,若是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好,谁了插不进去。
        盘点是一个很枯燥的工作,要很细致,还要在凳子上爬上爬下的把货物搬来搬去。十月底虽然不冷,但是长时间站在冰箱前整理冷冻的货物也是很让人受不了。三个人都是第一次盘点,整个店面的物品都要清点一遍,手忙脚乱,记下这个又忘了那个,像打仗一样。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杜官恩 于 2019-5-17 10:37 编辑

    版主:第七章发不过去,说有不良信息。我自己检查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现将文字发到你的站内短信,帮忙处理一下。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8 00:03
  • 签到天数: 39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官恩 发表于 2019-5-17 10:28
    版主:第七章发不过去,说有不良信息。我自己检查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现将文字发到你的站内短信,帮忙处 ...

    比如文字中有小姐或学生奶等字样,系统自动拦截。你可尝试将二字间用符号隔开试试能否发表。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花非花尘归尘,易雨和云景的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因为系统说有不良信息,整体发不过来,只能采用二分之一分段法,越往后越小。直到找出那一段。)
    1#
       该怎么说易雨呢?精明要强却又保守,对待感情没有主见。看得出来现任男朋友并不是她的良人。不止一个人说过,或许两个人的感情只有自己才能懂。她男朋友不喜欢她和店里的同事太过亲密,甚至连店里的聚会也不愿意让易雨参加。
        每次都是薛咪带着云景、言浩和李灵一起吃饭K歌。一来是为了联络感情,二来是薛咪觉得应该多和同事相处,不能总是一个人来来往往。看他们笑听他们闹,也让自己感觉年轻了许多,其实不过二十多岁。或许这几年一直围着孩子打转,使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现在的节奏。变得很懒、不想说话、不想沟通、不想运动、不想出去旅游,甚至不想交朋友。都觉得累、觉得烦,还不如自己静静的一个人。
        照理来说,易雨今年二十一岁,又没结婚没孩子的 ,正是青春年少爱玩爱闹的时候,却很少参加聚会,只因为她男朋友不喜欢。不是不想,只是为了另一个人压抑自己的想法和性情,这样的委屈求全换来的结果还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
        云景喜欢易雨谁都看得出来,连易雨自己也能感觉到。云景曾对薛咪说过,“有男朋友又怎么样?只要没结婚,谁都有机会,我还不信这个墙角我挖不倒。”听着孩子般的语气,薛咪只能笑着叮嘱,“你们能在一起当然好,只是你不觉得自己太花心了吗?一会偶遇前女友,一会又碰见前前女友的,你的女朋友也是蛮多的哈。”“我什么时候花心了?交女朋友不是很正常嘛。我也从来不会脚踩两只船啊!”“你自己有点分寸吧,要是真心喜欢,就好好的相处,别到时候只是一时兴趣让她伤心。”
        易雨一直处在纠结状态。和刘东相处这么多年,虽说有点小摩擦,但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丢就能丢。云景虽然喜欢自己,和他在一起也很开心,但他年龄比自己还小,想法都还不成熟。
        易雨这天下班后没有回家。晚上八点钟,刘东打电话问薛咪才知道。下意识的,薛咪想到她肯定和云景在一起,至于到哪里去了,那不是自己该想的。这件事肯定不能让刘东知道,让易雨多一种选择并不是什么坏事。薛咪只能说自己也不知道,估计应该和同事逛街去了吧。挂完电话,薛咪打给云景,只说让他告诉易雨早点回家,其他的也不好多说。
        云景这两天有点郁闷,易雨摇摆不定让他觉得很受伤。他觉得自己再努力点就能得到易雨的心了,但突然又觉得没什么意义了,就算易雨选择了自己又能怎么样呢?谁能保证以后易雨的男朋友再次对易雨好的时候,易雨不会后悔呢?她并不相信自己,还不如趁现在什么都没开始选择放手。
        云景的变化薛咪看在眼里,却不能去评论什么。不到二十岁的孩子能有多少人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呢?易雨是思想很传统的人,很难接受比自己小的男生做男朋友,何况还是一个花名在外的男生。易雨也感觉到了云景的变化,以为他只是心情不好,想单独待着。 但是连着这样过了几天,易雨找到薛咪。公园河畔杨柳树下,树叶都快掉光了,薛咪靠着栏杆听易雨唠叨。
        “怎么了?现在打电话叫我出来,还没下班呢。”薛咪踩着脚下的落叶。
         “蛮烦哦,你说我该怎么办啦?”
         “看你自己怎么想吧!你也不是小孩子,谁适合谁不适合,应该清楚。”
         “我也不知道,云景太小了,总感觉他是在闹着玩。”易雨很不确定。
         “你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他呢?这要看你是和他在一起开心,还是和你现在的男朋友在一起开心。反正现在也不急着结婚,谈两次恋爱也没什么。”望着湖面的水波,薛咪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的感情只有自己能懂,别人的意见不一定合适。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七--2#
        “云景是蛮好,和他一起也很开心。你说,要是我和刘东分手了,又不能和他有结果,那不是什么都来不及了?”易雨觉得很难取舍。但这种想法让薛咪很不舒服,感情不是赌。。。博,喜欢一个人就全心全意的去喜欢,一个人的心怎么能分成两半?
       “我也说不好,你和刘东这么多年了,应该有个比较,也有可能这两个人都不合适。”
       “云景这几天是怎么了?感觉他一直躲着我,打他的电话不接也不回。”
       “可能有事或心情不好吧,你怎么不去问他?”
        “他一下班就不见人影,我也不好问,他现在忙不忙?”
         “不怎么忙,但你们的事还是不要在店里谈,影响不太好。”有一阵风吹过,湖面泛起了点点涟漪,返照过来的阳光让人眯上了眼。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杜官恩 于 2019-5-17 15:37 编辑

       七-----3#          过了两天,这边的易雨还在纠结中,那边薛咪找到了云景在门市的楼上坐着。眼前的人其实还是个孩子,书还没读完,有任性的资本。做错了什么事都是被原谅者,不像自己,人生已经被定格。
          “跟易雨说了没有?要是不喜欢了就早点说清楚,拖也不是个事。”薛咪觉得很感慨,一段感情还没正式开始就要结束了,是该替易雨感到庆幸还是遗憾呢?
    “也不是不喜欢,她很好,放不下这么多年的感情也能理解。但是她不相信我,觉得我在闹着玩。她是个好女孩,很顾家也很善良,我也想过以后要和她结婚。但是她不相信,也许我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她吧!”云景的话很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事,表情也没多大变化。淡然的话语让薛咪想到了自己的一段往事,或许这样的伤心只能放在心里慢慢淡忘。
           “那就跟她说明白吧!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同事,以后还是要相处的,一直回避不是办法。”
          “知道了。”云景起身下楼继续工作。薛咪还坐着,看着这些比自己年龄小的人,总是希望他们在感情上能顺畅些,不像自己。
          终于平静了,也不知道云景是怎么跟易雨说的。从那以后,俩人很快恢复到见面就吵模式。
          坐在窗边看着路人来来往往,很孤单。王芸这几天也没过来,估计也很忙吧!店里生意不太好,早在意料之中。有时候就觉得自己总是一个人,一直都是。这么多年在外面生活,应该早就习惯了,没有朋友,没有知己,也没有情人。很想要人陪着,陪着吃饭,陪着聊天,陪着发呆,就那样陪着!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官恩 发表于 2019-5-17 10:28
    版主:第七章发不过去,说有不良信息。我自己检查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现将文字发到你的站内短信,帮忙处 ...

    采用二分之一分段法终于发过去了,原来就是赌-----博两个字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6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薛咪失眠,半夜起来练了两篇字才有了困意
    2019-05-20 10:05


        曾经的同事变成了下属或上司,这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不能改变的人只能被淘汰,也许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薛咪一直觉得自己没做错。王芸曾说过,她刚当店长的时候也是走了一批人,都是不能适应这种关系的转变,只能咬牙坚持,哪怕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
        李灵一直生活在单纯的世界里,并不是被保护得有多好,是她把所有人都想得太单纯,觉得只要自己真诚就能换得别人的真心,却不知道无意中说出口的话变成了捅向薛咪背后的刀子。王芸相信薛咪的为人,所以有些事情能挡就挡,能压就压了。薛咪建议把李灵调走,因为自己没站稳,留这样的人在身边并没有好处。
        云景不懂,对薛咪冷嘲热讽。易雨也在休假,没人能听薛咪说。坐在楼上看着窗外的树叶,都凋谢得差不多了。王芸来的时候看到薛咪在整理报表,有眼泪在脸上痕迹还没干。知道她把朋友看的很重。
       “你在乎的并不一定是别人在乎的。这种事情以后还会有,学会坚持,不要太依赖任何人!”看着薛咪这样低落的情绪,王芸其实也有太多感触,还不成熟的人总是容易为各种感情流泪。
       “我知道,其实刚开始觉得她挺像我的一个表妹,汗好玩,真把她当朋友看。我也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但是她也肯定不理解我,心里难受。”
       “你其实也还没长大,别动不动就哭。以前培训的时候就哭,现在都当店长了,被员工看到不好。”
        “嗯,没事。我坐一会就好,顺便也把报表弄一下。”拿着王芸递过来的纸巾擦掉了眼泪。
        “现在店里人手有点紧,先抓紧时间再招几个。马上要寒假了,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王芸的笑容让薛咪的心很暖,甚至会觉得哪怕有一天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她也会站在自己身边。培训那么难熬,都是因为王芸的鼓励才能坚持,现在也一样。以后也应该不会变的。
        店里除了娟姐年龄稍微比自己大些,其他人只能用孩子来形容。一群人在一起很热闹,薛咪很享受这种热闹,也很包容他们的小性子。言浩二十出头的样子,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经时候,跟云景两个互相调戏起来那叫一个搞笑!你能想象两个     人喝多以后,抱在一起扭动的场景吗?
        店里的同事都在一起聚会,易雨还是不参加,大家都习惯了。几个男生叫了一些啤酒。薛咪象征性的喝了两杯,怕喝多了失态,也怕大家都喝多了没人收拾场子。他们再怎么劝自己都说喝不得了,只能换茶水陪着。
        笑着闹着很是开心,都不拘束。薛咪手里正拿着杯子喝水,一抬眼就呛着了,不停的咳嗽,指着两人笑骂道:“你们这两只是要出柜的节奏吗?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别把人家凳子坐坏了!”云景坐在凳子上斜靠着墙,言浩就跨坐在他身上还互相调戏着。平常看多了没觉得什么,今天都喝得有点多。云景的脸很红,还在向大家抛媚眼,还真就有点风情万种的味道,真是让薛咪直想捂脸:“这是妖孽啊!快来个人把他收了。”言浩的表情也不太自然,估计也演不下去了,看样子被云景的样子逗傻了,大家的笑声差点没掀了屋顶。都喝得差不多了。言浩负责送云景回家,薛咪结账,其他人也都散了,明天都还要上班呢。
        很累,一直很累,薛咪睡不着。自从接手门市的管理后就容易失眠,还容易惊醒。压力很大,家里的事都是李洋新在打理。都不知道王芸是怎么过来的。她不是本地人,家人都不在身边,和自己的老公也是聚少离多。孩子都是家里的老人帮忙带着,还是自己不坚强吧,以后应该会好的。起来练了两篇字终于有了困意,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早上,一到店里就听到了昨晚自己没看到的好戏。云景喝多了,言浩送他回家。半路酒劲上来了,坐在马路边不肯走,跟小孩耍赖差不多。言浩也很郁闷,又是闹又是吐的折腾了大半夜,累得不轻。
        “言浩,昨晚哪儿睡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啦。”薛咪眼角待着促狭的笑意。
        “哎哟,真是一把心(辛)酸泪呀!把他送回去都好晚了,就在那将就了一夜呗。难不成我再跑回家去睡?真是累死我了,没看出来他酒品不好啊!”言浩也是满脸无奈,估计没有下次了。
         “ 哟,两个人睡一起啦,嗨皮了吧!”薛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别介呀,您老饶了我。下次别找我送了,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我也是醉了啊!”满脸嫌弃的表情,估计被云景折腾的够呛。
        不用想,云景肯定还在睡。这宿醉的感觉可不好,看下午能不能来上班还是个问题,等会再打电话问一下。
                                                                         (文/杜孟力)


    返回文学沙龙
    12下一页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