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3643|回复: 7
收起左侧

坐着緑皮火车去赶集

[复制链接]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14 15:47
  • 签到天数: 66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9-12-7 11: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坐一次火车是莫大的幸福,甚是终身难忘,我算是其中的一员。

            六十年代初,随县城区主要是以轻工业,手工业生产为主。商业以供销合作社及县域商业局菅辖的八大公司。小商贩并不多,我父亲是以手工艺彩扎为经营手段谋生的。其品类繁多,有狮子头,龙灯,釆莲船,及各种灯类。如大小灯笼,军属光荣灯。象大型的彩扎门头及文艺导具等等。但象民间的婚丧嫁娶所需的剪纸,装裱类的工艺最为常见,这些工艺品需用的皱纸,染纸及染料最多,也最容易短缺。我父亲也常为这急需的彩纸和染料而发愁,

            那时,我大哥和二哥相继参加了工作,只有母亲,三哥和我在家中帮父亲打下手。象填色,翻花,剪皱花之类的活儿我和三哥都乐意去做,有时弟兄俩个拉开比赛的架式,看谁做的最好最快,象翻花手要轻,花瓣要拉起来,不然,翻起来的花干瘪没有鲜花的感觉。遇上这样的花父亲就一边整理一边奉上几句;做事要认真,毛手毛脚是做不好任何事情的。

            记得有一年的冬天,父亲一下子收订了几十只军属光荣灯,这种灯是谁家有参军的被县武装部通知为正式入伍,居委会在过年时在军属家庭门前挂上两个军属光荣的灯笼,灯笼为四方形,八面彩屏中间用朱红书写上军属光荣四个字。灯下用彩纸扎成的一束纸须在微风徐徐下来回摆动,甚是耀眼。我父亲为赶这一批活日夜裁纸下料,镇领导要求尽快交付,紙料不够本地又缺货,我父亲急忙把我兄弟俩从睡梦中叫醒要三哥带上我作伴,坐上火车去淅河购纸。淅河其实离随县城只有二十华里,火车也是慢车,所谓慢车是车速不快且每站必停。像淅河马坪长岭岗是必停之站,其实我父亲的意思是让三哥和我坐上一次心里经常念叨许久的火车,以满足我和哥俩的好奇心。又解了父亲缺原材料的燃眉之急,也释放了父爱的那种情怀,同时又比较安全的把彩色纸和染料全部配齐。

            为什么不去武汉呢?有人要问其实淅河那时有号称小武汉之美誉。淅河在随县之东,陆路水路较为方便,那时淅河水路也较为便捷。为深水码头,河面较宽,离公路也近,淅河与应山县的几个乡镇也只有几十里地,象兴隆店,余店徐店,马坪长岭等小集镇,物资散发较快,所以那时的淅河商贾云集,品类繁多白天市场繁荣,营业时间长不象有的集市分单双日或是露水集。父亲开好了购货的清单并吩咐怎样调剂和弥补余缺,并再三叮嘱把弟弟带好不要弄丢了,办完事后在淅河吃中饭。

            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三哥一只手牵着我一手拿着几个大布袋走出大东门,马路上人力车驴车来回穿梭,那驴车套上空车,车上坐着个赶驴的车夫,手上套着驴套,另一只手握着竹编制成的鞭子在空中抖着圈发出啪啪的响声,那驴拉着板车向前飞奔,吓着行人纷纷避让。我们路过交通饭店继续向东是邮电局,再往前走就是火车站了,那时的车站侯车室非常简陋,车站是几间机瓦房,乘客并不多,三哥很快就买到了二张车票,我那时身高已超过买票的身高尺码,去淅河一张票贰角钱,三哥手牵着我进到站内只见一列列火车带着二十多节车厢,我很好奇挣脫了三哥的手径直往月台边跑去,三哥见状怕我走丟了跑上去紧紧拉着我的手不放,三哥说这是货车我们要坐的是客车,不一会远处轰轰隆隆的列车加上悦耳的汽笛声向我们开过来了,缓慢的停在月台边,火车停稳后只见带着大盖帽的女乘务员打开车门放下踏板喊到随县到了,到随县的赶紧下车。

            火车是绿色的长长的不知有多少节,我慌忙的拉着三哥往车厢里走去,女乘员喊到不要慌先下后上,这时人也下完了,三哥牵着我进了车厢,那时车上人不是很多,我和三哥坐下,不一会只听一声汽笛长鸣,哐当哐当的声音由慢变快。开始没有火车在走的感觉,当眼光移向车外物体这时才发现火车已经开动了,随着火车速度加快车厢外物体也在缓緩的向后移动,大概一根烟的功夫乘务员喊到淅河到了。火车开始减速,火车有些抖动起来,我们走出车站来到集市上只见不算宽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有牵驴的,有挑担的,有提着大菜筐叫卖汽水馍的,真是热闹。那捏糖人的师付捏了一只大公鸡正扬头打鸣,真是象极了。

            三哥牵着我只雇往前走,寻找纸货舖,来到一间口面不算很宽的纸货铺,但房子很深,只见三哥把货单交给掌柜的,不大一会掌柜的便清出两大包货来,只见绉紙一卷卷花色鲜艳品种多,不掉色不掉纸沫,掌柜的说这是甲级的。还清出染料大瓶小罐的一大包,,还有金粉说是上海货。只见三哥清点好货物后,付完钱掌柜的便帮忙打包一切办妥当后,这时三哥两手不闲嘴里不停喊我,叫我跟着走别走丟了。走过一家水煎包,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望着刚出锅的水煎包热气腾腾馋得我口水往外溢,我不走三哥攥着我的手往前拉,其实三哥肚子也饿了,我说爸爸不是吩咐我们在浙河吃中饭嘛,说完三哥望着我只好弯下腰卸下包裹。其实水煎包在县城里多的是,只是母亲常做饭从不在外吃,遇上加班加点母亲来不及做饭就买来一些火烧馍应应急。吃完水煎包三哥便清点包裹叫上我径直朝火车站走去,到车站后售票员说只有一趟较晩的火车了。

            我们只好等下一趟车了,只等到日头快落山了,淅河街上几乎都在打烊关张了。三哥也着急了,两眼不住的透过售票窗口望里看,正说着售票员把头伸出窗口喊道小鬼快来买票再错过了今天就没有火车了。三哥赶紧走上前靠近窗口排队其实这时已没有几个人了,其中有一位老大爷说要赶襄樊看望病重的儿子。

            火车到随县了,三哥催促我往回赶,说父亲等着这些材料赶活,,不然就要务事了,交不上这批活就失信了。回到家父亲正在着急,三哥把布袋的货卸出来,父亲清点完说货一样不少质量还不错,明天做一天后天就可以交货了。父亲望着母亲说孩子大了一天比一天强了,三哥听完父亲的话笑了。我望着三哥那高兴的神色也着实乐了一回。

            时光在飞逝,父亲也早已作古。如今,高速列车飞驰在这条汉十线上,以每小时一百五十多公里的速度从淅河镇一闪而过。通往淅河的316国道双向四车道柏油马路,车辆象飞梭般从淅河镇穿梭而过。分分钟的车程,将奢望在弹指之间变为现实,更为喜人的是汉十高铁年底即将通车,从武汉到随州只需四十多分钟,把时间与生活变幻得绚丽而又多彩。我们翘首期盼着。

                              
                                         完稿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4:42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12-8 09:1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并不如烟,时常浮现眼前。当年那堪回首,焉如今日捷便!
    来自: iPhone客户端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14 15:47
  • 签到天数: 66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1 09: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悔红烛 发表于 2019-12-8 09:12
    往事并不如烟,时常浮现眼前。当年那堪回首,焉如今日捷便!

    时代发展迅猛,行天遥看千河,跟上世界步伐.日新月异追梦,再过几十年,随州朝着中等城市逐步迈进,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14 15:47
  • 签到天数: 663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3 10: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文---坐着绿皮火车去赶集,受到中国散文网推荐后,蜀韵文学网再次转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4:42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12-18 09:59: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鞭林 发表于 2019-12-13 10:28
    散文---坐着绿皮火车去赶集,受到中国散文网推荐后,蜀韵文学网再次转载

    恭喜恭喜,先生又出精品力作!
    来自: iPhone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24 19:4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12-18 20:3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手在人间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