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144|回复: 0
收起左侧

童年记忆系列之麻幺爷(二)

[复制链接]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3 天前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童年记忆系列之麻幺爷
    (二)
    麻幺爷姓韩,在我们二郞庙其实没几个人记得他的大名,反正有“麻幺爷”三个字代替,他的名字也就变得无关紧要了。孤老一个的麻幺爷还算是个豁达的人。也许正因为他自己没有伢,所以特别喜欢跟我们一帮小扳不倒儿们在一块打热闹。
    二郞庙的塆子后头有个大堰,因为是沙底子,水很清冽,正当中有几人深。一到热天,大堰就是我们这帮半大崽娃子个偷着盘水洗澡的好出处。但大堰四周三方是陡坎子,多往前走一步水就可能淹到颈脖子。堰梢那一方倒平缓,但要绕一大圈子才能到得了堰梢,而且那里是泥底子,水一搅就浑了,我们是不会到堰梢那儿去盘水的。热天里,塆子里要是见不到的这帮崽娃子的影了,只要到大堰里去找,保准一找一个着!我记得麻幺爷总喜欢伙着我们这帮小扳不倒们到大堰里洗澡,他水性好,在水里头趴着仰着都游得非常自如。而他最拿手的是踩水,他在深水处看似地一动没动,却能露出胸脯来,就跟站在水里头一样。有时候他踩着踩着水,猛然“嗨”地一声往上一冲,能把大半个身子从水里头冲出来,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有时候他突然一个猛子扎到水里,一两分钟都不见他出水,正在我们四处张望的时候,他冷不丁地从我们想不到的地方一家伙蹿出水面,回回都能把我们吓一跳!
    我们小的时候最早想学会的就是“会水”——也就是会游泳,能在水里头漂起来还能划得走就是本事。看到麻幺爷在水里头如鱼得水,我们羡慕之余自然要缠着跟他学会水。麻幺爷说,要想会水,不是光看我的动静就中的,得多在水里头扑腾,扑腾扑腾慢慢就能漂起来了。先要能在水里头漂起来,尔后才能划得走。他还教我们把裤子在水里头打湿透,然后把长裤子的裤脚扎紧,两手抓住裤腰,把裤子高高地从空中猛然往水面上一扣,裤子兜住的风把两条裤腿涨得鼓鼓地,我们就能趴在两条裤腿当中的裤裆上,借裤子的浮力把自己从水里头托起来,然后就一边弹腿一边用两个膀子划水,慢慢由浅处往深处多体会、多练练胆,用不了几天,不会水也会水了。
    就这样,一般到八九上十岁的时候,我们二郞庙的崽娃子都会水了。为这事,麻幺爷没少挨妇联会的们埋怨,有人的话说得还难听得很,说他老也老了还老不正经,不教伢们学好,净教他们学拐的,不出事便罢,万一哪天出了事,看你咋收得了蔸?
    听到有人埋怨他,麻幺你总是脑壳一杵、脸一红,不跟人家争辩。
    崽娃子们都会水了,最担心的是家长。每年一到夏天,总会传出哪儿哪儿又有伢在堰里或是河凼子里淹死了的消息,一听到这样的消息,大人们更不放心,把我们这帮崽娃子照得更紧,生怕我们又偷着去盘水。但是,像我们这些活蹦乱跳的半大伢个个鬼精鬼精地瞒天过海地,不是说照就能照得住的,总能想办法躲过大人的眼睛,大人冒个眼我们就约几个伴跑到水里头去了。我们二郞庙除了这个大堰最适合我们盘水,塆子前头还有一条大河,夏天生产队要把河里的水提到田里灌溉,以前是用水车车水,后来改用抽水机抽,不论是车水或是抽水,都得先在河当中掏出个大凼子,先把到凼子里水渗满了供得上。这样的凼子也是我们盘水的好地方,大人防不胜防。只要会水了就技痒,生怕人家不晓得,晚上洗澡抹汗的时候是我们名正言顺地盘水的时候,一下水就是个把时辰舍不得上来,大人奈何不得。
    莫说还真邪门,按说我们二郞庙的伢盘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大人根本照不住,但是恁多年来,二郞庙从来没发生一起小伢因为盘水出过事,于是我总在想,是不是麻幺爷在天之灵一直在护佑着二郞庙的崽娃子们。
    麻幺爷还有许多别人捉摸不透的门道,比如他能用一根绳子在自己的颈脖子上密密麻麻地这样打一个扣,那样系一个结,把绳子头一会从这个扣里穿过去,一会再从那个扣里掏过来,横七竖八地叫人眼花缭乱、云里雾里。但不管绳子在身上缠得多么复杂,最后他只要捉个绳子头一扯,缠在他身上的绳子就能从他身上全部脱落下来,绳子上一个结都没有。我们曾经跟他一样照葫芦画瓢,但没有一个能扯得开的。搞得不好到末了越扯越紧,半天解不开,把自己的身上勒得净是红印子。
    除此之外,麻幺爷还有个令我们这帮崽娃子们眼气得不得了的本事,他能利用的空手两巴掌、交替拍打自己的胳肢窝、胸脯、胳膊肘和后背,辅以拍巴掌,劈里啪啦拍打出花里胡哨、清脆悦耳、节奏明快、有板有眼的响动来,一个人几乎成了一个打击乐队。每次我们在水里头疯够了,就要鼓动麻幺爷来一出。麻幺爷一高兴,他就打个赤膊,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地拍打得得旁若无人,把我们听得如痴如醉、跃跃欲试。但是麻幺爷的这一招也不是哪个都能学会的,反正我是望而却步了。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叫韩高明的伙伴,跟麻幺爷是一个族氏的,是个非常聪明伶俐的伙计,没少剽学麻幺爷的这一招,但到末了也只会了点皮毛,来不了几下就瞎火了。
    所以说,那时候在我们的心目中,麻幺爷虽然双眼失明,但他是如此地神通广大,几乎无所不能,不失为我们崇拜和敬佩的偶象。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