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183|回复: 0
收起左侧

童年记忆系列之麻幺爷(三)

[复制链接]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3 天前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童年记忆系列之麻幺爷
    (三)
    二郞庙肯定有庙,这个庙在二郞庙塆子的当头,不是那种气势恢宏的大庙宇,也没有左青龙、右白虎的守门神将,只不过是三间矮趴趴的小庙,倒也是青墙瓦盖。新社会破除迷信,庙里没有香火了,“破四旧” 的时候把庙里的菩萨也砸了,庙屋就成了生产队的公屋。当时麻幺爷没地方住,生产队就把其中的一间隔出来给他住。庙屋进深不大,麻幺爷一人一床一灶一桌,倒也不失烟火气。
    原先麻幺爷慈祥的,像一个温厚的长者,而且他也很干净,总是把自己的屋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净利索,外人进到屋里根本不相信这是一个双眼失明的人的住的屋。我们这帮小扳不倒儿们没事喜欢跑到麻幺爷屋里去玩,缠着麻幺爷讲这讲那,他都能耐住烦。每年的正月初一,人们天一亮就在塆子里挨家拜年,我们这帮小扳不倒儿们别人屋里去不去无所谓,麻幺爷屋里无论如何是要去的。一见我们去给他拜年,麻幺爷总是喜得合不拢嘴,连忙把升子摸到手里,忙不彻地拿地梨给我们吃,还有芙蓉糕和了花一类的点心,给我们崽娃子还准备的有单个的炮铳,这些都是他年前在街上买的,专门待我们的。临走的时候还非要给我们装一荷包糯米米子,嘱咐我们有空了再去玩。我们小伢实诚,也不见外,在外头玩懒了玩够了,还真往麻幺爷屋里逡,至少又能装一荷包米子,糯米炸的米子吃起来满嘴喷香。
    后来我才意识到,一个孤寡老人,眼睛还看不见,平常没人嘘寒问暖也还无所谓,一到过年过节的时候越发感到凄凉,哪怕是我们这帮小鬼脑壳们去给他拜年,也算是能给他带来一点过年的气氛。
    忽然有一天,麻幺爷毫无征兆地疯魔了!按我们农村的说法,就是“魔”(精神失常)了!这个“魔”字在这里念 “méi”(媒)音。我们乡里的人说一个人行为失常、做事不合情理,往往呛人家说:“你魔了?”或者:“你是个魔气?”那意思就是说:你神经了?或:你是神经病?
    记得麻幺爷是在一个晚上得的“魔气病”。发病的前几天,麻幺爷一连几天四门不出,只顾蒙着脑壳睡,一开始塆子里的人以为得了么病,歇几天就好了,也就没哪个在意。那天还没到半夜,麻幺爷突然在他屋里一会哭、一会唱、一会语无伦次地胡说八道,吆喝漫天地把整个塆子的人都惊动了。塆子的人不晓得是哪个绊了他的筋,把他惹恼了火,就跑去劝他,一去才发现麻幺爷把门抵得紧紧地,撞都撞不开不说,无论外面的人咋喊他都不理会。人们一时拿他没办法,想着他把这一阵过去了,他闹腾他的我们睡我们的,等他闹腾懒了闹腾累了也就消停了。
    哪晓得麻幺爷那天整整闹腾了一晚上,虽然麻幺爷住的庙屋是独立的,跟塆子里哪家的房子都不搭界,但这半夜三更地,他闹出的动静显得格外瘆人,弄得一塆子的人都没睡好瞌睡,大家才感到不对头。
    第二天人们想办法把麻幺爷的门弄开,才发现这一晚上麻幺爷不光没住嘴,手也没闲着,他用长竹竿把屋顶上的瓦捅得大窟窿小眼地,生产队才感到事态比较严重,把麻幺爷从屋里拖出来,先礼后兵地想叫他平静下来,哪晓得麻幺爷一出来,不光一张嘴不得闲,还东蹿西跳地搅得满塆子鸡飞狗跳,哪个都劝不住他,也奈何不了他。
    塆子的人这才意识到麻幺爷真正“魔”了!
    别人奈何不了他,使得麻幺爷在二郞庙如入无人之境,一时间八面威风,更加肆无忌惮,也越来越招人狠。塆子里的人从一开始同情他、可怜他、叹息他到渐渐厌恶和痛恨他。最初的那段时间,有人还生怕他饿着了,好心给他盛碗饭吃,到后来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有人呵斥他、撵他甚至打他。塆子里有个做事不计后果的小年轻的,是个“愣头青”,气急了总是咒他不得好死,有一回实在把麻幺爷惹急了,他把人家挂在屋沿底下的一箱蜂子拽下来,扛在肩膀上就跑!那个“愣头青”从门旮旯里摸出一根扁担,手脚没轻没重地用扁担的侧棱一家伙砍在麻幺爷的脑壳上!麻幺爷的脑壳上顿时血流如注,扑咚一声往前一扑,当场昏死过去了。
    当时我们都以为麻幺爷躲不过这一劫,那个“愣头青”也吓得脸色都变了,哪晓得过了个把时辰,麻幺爷竟然奇迹般地活过来了!
    活过来的麻幺爷没有因为这几乎致命的一击而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地在塆子里害人,搅得二郞庙鸡犬不宁!那些日子里我们二郞庙的人只希望麻幺爷能稍微消停点,哪怕歇一晚上,能让人睡一晚上踏实瞌睡也是好的。然而,随着麻幺爷的魔症越来越加重,二郞庙的男女老少受到的骚扰越来越深,他就跟没瞌睡一样,一天到晚神出鬼没地在塆子里乱蹿,不晓得么时候他从哪个旮旯里猛然蹿出来,令人防不胜防。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