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211|回复: 2
收起左侧

童年记忆系列之麻幺爷(四)

[复制链接]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4 天前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童年记忆系列之麻幺爷
    (四)
    终天有一天,麻幺爷闹下了一个大祸!
    记得那是个初冬的晚上,麻幺爷大概是往生产队的草园里扔了个烟蒂把,把草园里的稻草点着了!
    所谓的草园,是二郞庙塆子下头的一个差不多有丈把高,完全用石头砌的围子。这个石头围子长宽大概各有二十多米,是往朝塆子里有钱的人家修建的、用来抵御土匪兵乱用的。土改的时候,这个石头围子被没收,后来成了生产队的公产。生产队在石头围子旁边盖起了牛栏,就把它用来堆稻草,以便把散落在外面几个稻场的稻草集中堆存,我们就把这个石头围子叫成了草园。
    我们生产队一共有五群牛,一群水牛和三群黄牛,其中的一群水牛和一群黄牛都关在草园旁边的牛栏里,另外两群牛关在两个小塆子里。也就是说,草园里堆存的稻草是生产队的差不多一半的牲畜一冬一春枯草季节的饲料,如果草园里的稻草出了意外,就意味着生产队的一半牲畜将无法过冬。
    当有人发现草园着火的时候,稻草已经烧得劈啪作响了,一听到有人吆喝“草园着火了”,塆子里的人纷纷担着桶、端着盆赶过来救火。但水源离得太远,远水解不了近渴,尽管大家跟疯了一样地运水打火,也控制不住火势,人们只能望火兴叹。塆子的另一头有个国家设立的粮点,有人跑去求援,粮点的工作人员把仓库门口挂的四个灭火器都拎了过来。可惜的是,当时不晓得是哪个事先没了解过灭火器的如何使用方法,接过灭火器就跟扔炸弹一样往火里扔了两个,剩下的最后两个灭火器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一圈的人只能眼瞅着一园子的稻草几乎全部化为灰烬!
    看到眼前的景象,二郞庙的人恨麻幺爷恨得牙齿根痒,恨不得一顿打死他或者把他打瘫,省得他下回还害人!但说归说、恨归恨,没一个人下得了手!
    那年冬天,生产队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从别的生产队匀了些稻草回来,才勉强解决了耕牛的过冬问题。
    这件事后来惊动了公社,公社领导追究起责任的时候,生产队说是“魔气”搞的,当官的发了火,说,你这个队长是吃干饭的?连一个“魔气”都没得门儿了?
    生产队的队长在底下直嘀咕:说得怪好听,不信你管下试试,你要能把他治住了我服你有本事!
    嘀咕归嘀咕,治不了一个韩“魔气”,他这个队长当的也确实窝囊!但真正要想把韩“魔气”治住谈何容易!
    后来还是一个路过的河南人出了个主意:先把麻幺爷撂翻在地下,在他背后横一根扁担,把他的两个膀子扯直,然后把他的两个中指头用纳底子的线绑在扁担纳子的外沿。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这么一弄,四两拨千斤,麻幺爷就是有上天的本事也施展不了了。几个大男将把绑好了的麻幺爷抬起来扔到草园里头,那个晚上塆子里的人耳朵清静了一晚上,终于能睡个安稳瞌睡。
    但总不能一直就这么绑着麻幺爷,叫他不吃不喝不拉、往死里整吧?终究还是要给他松开。但只要一松开,再想把他绑住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总之,说去说来还是没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不过,麻幺爷的“魔气”症是有周期性的,每次发病会持续三几个月不等,中间有个间歇期。在间歇期里头,他一头扎进被卧,一边好多天连门都不出。可恨之人总归也是人,也有他的可怜之处,想到一疯几个月,对他本身也带来很大的摧残,所以在他不犯病的期间,塆子里总有人屋里饭好了给他端一碗放到他的床边上。
    也许麻幺爷的潜意识里还残存一丝人性,下一回他再犯病的时候,即使再黄浑,也还能记得住有人曾经对他的好,尽量不给这样的人家找麻烦。即使在他犯病的时候,曾经对他好的人家也能跟他说得上话,而且说的话他多少能听进去一点。于是就有人好心好意地规劝他,嘱咐他莫乱来。凡是这个时候,麻幺爷低着头一声不吭,想必也是记到心里了。或者麻幺爷也意识到自己在二郞庙已经是过街的老鼠,没有立足之地,再耍威风也没几大的意思,后来他再犯病的时候,就很少在二郞庙自己的脚印窝里惹事。于是一连十天半月,有时甚至一两个月都见不到他的人影,那是他跑到外边去祸害周边一圈去了。
    这么一来,二郞庙倒是清静了,麻幺爷却在外边搅了一圈,周边方圆一二十里范围内的许多塆子和集市都被他祸害过,同时也给叫更多的人认得了他。不管到了哪里,人家都拿他当把戏看,也有人欺负他眼睛看不见,以暗算他或从他身上讨点便宜为荣耀。更多的时候,麻幺爷走到哪儿,都能叫哪儿鸡犬不宁,以至于后来人们都把他当瘟神,生怕沾上了。有时候他到街上一进人家的门市部,营业员们都吓得要死,只想早点把他打发出去,哪怕抓一把砂糖装在麻幺爷的荷包里,反正只要能把麻幺爷哄出去就中。不然的话,你把他惹毛了,他一棍子下去,门市部的柜台还不稀巴烂?当然,这期间麻幺爷没少挨过打,也没少遭人暗算。哪回回到二郞庙的时候,我们总能看到他身上到处皮掀肉掀地,旧伤没好又添新伤,有一回脑壳上的一条口子张得跟伢的嘴一样,叫人毛骨悚然!
    那时候,麻幺爷在外面经常被一群小扳不倒儿们围在正当中,那些小扳不倒儿们嘻嘻哈哈地这个上去戳他一棍子,那个老远砸他一石头。孤立无援的麻幺爷躲闪不及,看起来只能被动挨打,实际上他是在侧着耳朵听动静,一旦听出眉目了,他会照直朝一个方向猛然蹿过去,逮不住伢便罢,随便逮住一个伢在手里他就不丢手,其他的伢一看有伙伴叫麻幺爷逮住了,各顾各、自顾自地一哄而散,麻幺爷才得以冲破围困。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4:42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未完,期待下文!
    来自: iPhone客户端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4 天前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部分发不出来。老是提示含有不良信息,求大神指点迷津。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