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随州文化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1541|回复: 0
收起左侧

最美好的时光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最美好的时光
董贞

两个孩童在万物复苏的季节里两小无猜  嬉戏打闹   在跌倒后缓缓爬起 在母亲温柔亲切的声音中唤回 在父亲严厉的教导中苏醒 眼前的迷雾仿佛都已经散开 因为阳光照射出来 让人们的心灵格外温暖  遮挡在眼前的树叶也被拿开了 变得眼明神亮 耳聪目明  因为这就是爱的力量 因为有爱仿佛一切都存在了意义 一切会那么美好  爱为生命焕发新的活力  
开启了一段一起开始的旅程 因为有爱 所以我们也爱着这个世界 永远怀着一颗赤子之心

夏日的骄阳是如此的热情  一对情侣牵着手在沙滩上散步 或相互偎依或在沙滩上堆起一座座城堡  看着碧海蓝天  海天一线  一切是那么宁静与和谐  我们坐在海岸线上静静地看着   风吹过来 海面出现了一些些波纹  是如此清凉 随着一圈圈浪花拍打着岩石 激起浪花 我们走进海里去玩水花 将海水轻轻捧起 浇在了对方身上顿时欢呼雀跃  天渐渐暗了下来 乌云挡住了阳光 风猛烈地刮着 听到了凌冽的风声 大海在风的催促下变得波涛汹涌 深不可测 我们在寻找着彼此的身影  担忧着彼此的安危 焦急地寻找着  看着远处的一个白色的点 慢慢走近 也逐渐清晰 从身影到身形  模糊的脸庞逐渐清晰 瞬间放下了心  跑上去拉着她 赶紧逃离着漫无边际的大海  乌云被风飘走了 太阳又露出了笑脸 潮水慢慢退下  沙滩又恢复了它原来的面貌  我们在沙滩上用树枝写下彼此的名字 画出了一个心形 心与心的相连   远处飘来一阵音乐  心 心 心相印 爱情手牵手 彼此的情意说不够 在那一刻甜蜜成为永恒 曾在阳光下快乐飞舞   曾在漫天飞雪的夜里诉说相互偎依取暖  曾在枪林弹雨中依然选择坚守与相信  曾在静默无声的小溪中静默流淌

雪花飘洒的日子里将往事细数 将故事埋葬在冬天 蜷缩在了被子里 在北风呼啸的冬夜里紧紧抱着自己取暖 瑟瑟发抖 外界的寒冷也抵不过内心的凉意  往事在脑海回荡 也不愿意记起 躲在了角落里在黑夜里弥漫  一个男孩他在女孩背后一直默默更随其后 走过她所走过路 看过她所有的故事 听过她所有的歌曲 并将它们记录下来 也许他们不曾相遇 也许他们不曾相知 也许很多的也许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了解她 了解她的性格 了解她的一切 了解她的故事 哪怕是一星半点儿 希望与她相遇 希望与她重合 或者是能够将她的故事代入 也能成为她的主角融入她的生活  希望能出现在她的梦里
看着女孩一次次被冷落 一次次跌倒 一次次伤心  一次次被伤害  他也只能一直观望着 因为他知道她有解决自己问题的能力 多少次想出现 但是内心的理智告诉他 她不能 只能按捺下自己的担忧与不安 这一次他与她还是没有相遇

随着谣言 危机 周围环境的动荡 她的工作 感情 生活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压得她喘不过起来 甚至一蹶不振   这一次他选择了来到了他的身边  轻轻地敲门  帮她将灯打开了  灯光照耀着世界是如此的光明与温暖 身上也有了阵阵的暖意 因为女孩知道心中念着的人终于来看她了 她是如此地激动与喜悦  女孩的矜持并没有将这种喜悦激动之情表现在脸上 而是冷漠以对 因为女孩知道自己身处的环境 身处的角色实在不允许   回应男孩的只有沉默 那一刻瞬间变成了冰窟  而他也成为了在风雪中屹立不倒的一个军人成了冰雕 默默地指引着女孩前进的道路的方向  女孩看着这个人的模样 伸出手去触摸 在心里摸着他的轮廓 记着他的样子 可是越是回想却也泪眼模糊  她想和他说话 可是周围却也一片宁静 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她拼命想将他唤回可是永远也听不见了 回答她的是风的声音
风铃子告诉她 如果想要将他救活就需要用爱来融化他 而代价是她的美妙的嗓音 她自己也会化身火焰 面临着魂飞魄散的结局 她二话不说 毅然答应了下来  他身上的冰雪一点点消融 身上也有了温度 由于大脑长期缺氧的关系 让他失去了记忆  他再也无法将她记起  只有一抹蓝色的身影 做着一个梦 是有一个女孩在他沉入深深的海底之前将他救起 却看不清楚什么人 什么样子  他缓缓睁开了眼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 觉得一种似曾相识可又觉得陌生的感觉  可又觉得心安

往后的日子里他们以兄妹相称 男孩变着花样地逗女孩开心 给她讲笑话 常常把女孩逗得笑出泪来  女孩就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默默陪伴 早上朝霞出来的时候他们相约去山顶看风景  走到半山腰上 女孩气喘吁吁地说她走不动了 太累了想要放弃 可男孩一直鼓励着她不要放弃 唱着欢快的歌儿 为她加油打气 搀扶着她 一起走着 也说着我们比赛看看 看谁最先爬到山顶  女孩顿时有了勇气与力量  身体恢复了活力 快速地在前面走着 男孩看着她 在后面默默注视着她的背影 欣赏着风景 他完全有精力又有体力来超越女孩  这次却选择了默默地退让  女孩说 你怎么不快走啊  男孩子怎么还走不过我这个女生呢  男孩微笑地看着她 眼里充满着暖意  笑着说 我走过山 走过水  就想慢慢走 不想走出你的世界  女孩冲他莞尔一笑  跑回到了他的身边 挽着他的胳膊一起走 也许他们无法到达山顶 但也可以一起静静地看着 守护者彼此 一路相随 相伴 希望通过这条路很长很长 也有荆棘丛生 但是只要不肯放开彼此的手 都不会放弃 那么他们拥有了走下去的勇气  去往山顶的路很艰险 只要彼此陪伴与鼓励就能战胜一切 他们想象着山顶的风景的样子 但也珍惜现在的幸福的样子  风铃子的声音在山谷回荡 爱能融化一切 你们懂得了爱情的真谛 恭喜你们通过了考验 现在赐予你们一个愿望 如果人生只能选择一个季节 那么你们会选择哪个场景? 前世的记忆在脑海里一遍遍回荡 他们终于找到了彼此 看着这些故事 他们来到了秋季

枫叶飘零的季节 小路延长至远方 满头银发的老人杵着拐杖相互搀扶着一起走过余下的日子  这种简单的幸福 是相互扶持与陪伴 细水长流静默无声  如果说爱彼此苍老的容颜是对灵魂的默契的肯定 那么坐着公园上的长椅上 回忆着以前的幸福 任时光匆匆我只在乎你  经历了生死的考验 仍然选择了默默地陪伴 望着彼此满脸皱纹的脸 原来自然地慢慢变老是如此幸福  老头说着老太太的头发太乱 帮她理了理 老太太笑话老头多少年都不变的乡音 那是不忘本 对家乡故人的依恋  他们闭着眼睛都能说出彼此的10个缺点 却又同时看到了反面的优点  换位思考也就最终理解了彼此  他们笑着看着彼此最初的模样 可能改变了 也可能不忘初心  他们也曾想过将彼此打造成对方喜爱的模样 但是如果真有满分的话 我们也愿意选择80分的爱情  一切只因他只是他 没有任何理由 故事好像也就就此终止 又好像在一直轮回着 从未改变 下一世不知道去往哪里 可他们又在创造着新的故事 收藏回忆 编织幸福


面对长久的相隔两地 爱人的暂时离开  女孩眼里止不住的眼泪将苦涩的往事咽下 在黑夜里哭泣 她将一个个心事都放在了漂流瓶中 飘到了远方 希望男孩能够将漂流瓶从海里捞起 漂流瓶在海里一直漂泊游荡  男孩沿着河流的方向 默默将这些漂流瓶收集  他写下答案将一个个纸条系在了青鸟的腿上 放飞了青鸟望着女孩的方向 希望这些信息能将女孩唤醒  又同时害怕女孩收不到信息 可是一天又一天也没有等到女孩的回信 可是却这样锲而不舍 每天一个纸条坚持了几个月 而女孩最开心的的时刻就是拆开这些纸条 这样甜蜜而悲伤 觉得这个男孩真的好傻 却又不知道这个男孩是谁  也很期盼能够遇到男孩 这样困扰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一天青鸟又如约而至 女孩伸出手让青鸟落在了手上 这一次她没有拆开答案  回答了一句话 青鸟飞慢一点 指引着我看看他现在在哪里 做着什么 青鸟发出一声鸣叫 仿佛听懂了似的 缓缓扇动着翅膀 女孩跟随着青鸟的方向一路爬山涉水 看着一所茅屋 一个修长的影子 一袭白衣 拿着一本书渡着步子在那里思考 丝毫也没有察觉 累了的时候喝了一杯清茶 在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 可能是太过专注了一直沉浸在那个环境里面  女孩安静地看着他认真的模样 陷入了遐想中   她一直默默观望着他 希望多了解一下他 却也一直不敢打扰与靠近 只能远远地观望 一步一步地走近  在对视的瞬间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  淡雅 不惹纤尘的容颜 可是这个眼神觉得特别熟悉 莫非他是.......她摇摇头好像又不是 男孩呼出了女孩的名字 回忆袭来 往事一幕幕回荡在脑海之中  很熟悉 很安心
女孩所不知道的是男孩曾画过在枫叶飘落的世界里一对老年夫妻坐在公园长椅上偎依 ............

雪花飘洒的日子里将往事细数 将故事埋葬在冬天 蜷缩在了被子里 在北风呼啸的冬夜里紧紧抱着自己取暖 瑟瑟发抖 外界的寒冷也抵不过内心的凉意  往事在脑海回荡 也不愿意记起 躲在了角落里在黑夜里弥漫  一个男孩他在女孩背后一直默默更随其后 走过她所走过路 看过她所有的故事 听过她所有的歌曲 并将它们记录下来 也许他们不曾相遇 也许他们不曾相知 也许很多的也许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了解她 了解她的性格 了解她的一切 了解她的故事 哪怕是一星半点儿 希望与她相遇 希望与她重合 或者是能够将她的故事代入 也能成为她的主角融入她的生活  希望能出现在她的梦里
看着女孩一次次被冷落 一次次跌倒 一次次伤心  一次次被伤害  他也只能一直观望着 因为他知道她有解决自己问题的能力 多少次想出现 但是内心的理智告诉他 她不能 只能按捺下自己的担忧与不安 这一次他与她还是没有相遇
随着谣言 危机 周围环境的动荡 她的工作 感情 生活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压得她喘不过起来 甚至一蹶不振   这一次他选择了来到了他的身边  轻轻地敲门  帮她将灯打开了  灯光照耀着世界是如此的光明与温暖 身上也有了阵阵的暖意 因为女孩知道心中念着的人终于来看她了 她是如此地激动与喜悦  女孩的矜持并没有将这种喜悦激动之情表现在脸上 而是冷漠以对 因为女孩知道自己身处的环境 身处的角色实在不允许   回应男孩的只有沉默 那一刻瞬间变成了冰窟  而他也成为了在风雪中屹立不倒的一个军人成了冰雕 默默地指引着女孩前进的道路的方向  女孩看着这个人的模样 伸出手去触摸 在心里摸着他的轮廓 记着他的样子 可是越是回想却也泪眼模糊  她想和他说话 可是周围却也一片宁静 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她拼命想将他唤回可是永远也听不见了 回答她的是风的声音
风铃子告诉她 如果想要将他救活就需要用爱来融化他 而代价是她的美妙的嗓音 她自己也会化身火焰 面临着魂飞魄散的结局 她二话不说 毅然答应了下来  他身上的冰雪一点点消融 身上也有了温度 由于大脑长期缺氧的关系 让他失去了记忆  他再也无法将她记起  只有一抹蓝色的身影 做着一个梦 是有一个女孩在他沉入深深的海底之前将他救起 却看不清楚什么人 什么样子  他缓缓睁开了眼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 觉得一种似曾相识可又觉得陌生的感觉  可又觉得心安
往后的日子里他们以兄妹相称 男孩变着花样地逗女孩开心 给她讲笑话 常常把女孩逗得笑出泪来  女孩就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默默陪伴 早上朝霞出来的时候他们相约去山顶看风景  走到半山腰上 女孩气喘吁吁地说她走不动了 太累了想要放弃 可男孩一直鼓励着她不要放弃 唱着欢快的歌儿 为她加油打气 搀扶着她 一起走着 也说着我们比赛看看 看谁最先爬到山顶  女孩顿时有了勇气与力量  身体恢复了活力 快速地在前面走着 男孩看着她 在后面默默注视着她的背影 欣赏着风景 他完全有精力又有体力来超越女孩  这次却选择了默默地退让  女孩说 你怎么不快走啊  男孩子怎么还走不过我这个女生呢  男孩微笑地看着她 眼里充满着暖意  笑着说 我走过山 走过水  就想慢慢走 不想走出你的世界  女孩冲他莞尔一笑  跑回到了他的身边 挽着他的胳膊一起走 也许他们无法到达山顶 但也可以一起静静地看着 守护者彼此 一路相随 相伴 希望通过这条路很长很长 也有荆棘丛生 但是只要不肯放开彼此的手 都不会放弃 那么他们拥有了走下去的勇气  去往山顶的路很艰险 只要彼此陪伴与鼓励就能战胜一切 他们想象着山顶的风景的样子 但也珍惜现在的幸福的样子  风铃子的声音在山谷回荡 爱能融化一切 你们懂得了爱情的真谛 恭喜你们通过了考验 现在赐予你们一个愿望 如果人生只能选择一个季节 那么你们会选择哪个场景? 前世的记忆在脑海里一遍遍回荡 他们终于找到了彼此 看着这些故事 他们来到了秋季

枫叶飘零的季节 小路延长至远方 满头银发的老人杵着拐杖相互搀扶着一起走过余下的日子  这种简单的幸福 是相互扶持与陪伴 细水长流静默无声  如果说爱彼此苍老的容颜是对灵魂的默契的肯定 那么坐着公园上的长椅上 回忆着以前的幸福 任时光匆匆我只在乎你  经历了生死的考验 仍然选择了默默地陪伴 望着彼此满脸皱纹的脸 原来自然地慢慢变老是如此幸福  老头说着老太太的头发太乱 帮她理了理 老太太笑话老头多少年都不变的乡音 那是不忘本 对家乡故人的依恋  他们闭着眼睛都能说出彼此的10个缺点 却又同时看到了反面的优点  换位思考也就最终理解了彼此  他们笑着看着彼此最初的模样 可能改变了 也可能不忘初心  他们也曾想过将彼此打造成对方喜爱的模样 但是如果真有满分的话 我们也愿意选择80分的爱情  一切只因他只是他 没有任何理由 故事好像也就就此终止 又好像在一直轮回着 从未改变 下一世不知道去往哪里 可他们又在创造着新的故事 收藏回忆 编织幸福
返回随州文化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