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返回文学沙龙
12
发新帖 回复
楼主: 杜官恩
收起左侧

青春中篇小说 那年的你们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冷柜的凉气让薛咪感觉周围都是冰冷的,包括云景对易雨的态度
2019-06-06 09:42www.toutiao.com
十五、冷柜的凉气让薛咪感觉周围都是冰冷的,包括云景对易雨的态度。
薛咪有时候在想,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自己感情的归属?结婚几年和李洋新感情不好也不坏。从认识到现在五六年,孩子已经三岁了。也不是没感情,可一直没让薛咪感觉到爱情的存在,一路走来平平淡淡。从没有别人口中的花前月下缠缠绵绵,两个人相处一直像老夫老妻。到头来总结成一句:因为自己心太懒,懒得去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所有一切都归于将就和凑合。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做该做的事如此而已。
今天是门市到货的日子,薛咪和云景在仓库里整理清点。平常有云景一个人就够了,这次因为要迎接寒假高峰期,进得多了点,一个人有点吃力。
“店里的地沟总是容易堵,你看能不能做个网子拦着,每次找人疏通也蛮烦。”
“做那个东西也不费功夫,你明天去买点滤网回来就行了。”说着没费多大劲就把一个纸箱放到货架顶端,看得薛咪一阵感慨。
“唉,这就是身高啊,要不然我还得弄一凳子呢!”
“就这点优势,难道不可以看脸吗?”云景就是这么自信。应该说脸大!
“你还能不能好好聊天,要谦虚知道吗?”
“我已经很低调了好吧。要不你来试试?”
“有你在这里我还试什么?不然要你来干嘛的?”说着薛咪从外面拖进一个箱子放到了云景的脚边。体力活还是男生做合适,自己的腰经不起折腾。
“行,店长大人。您就在旁边看着就行,前几天那扶腰走路的姿势就跟什么似的。”
“冷冻柜的货还没整呢,小心点不碍事。”说着就朝冰箱那边走去。
“哎哎哎,这地上都是刚刚清理出来的冰渣已经开始化了,滑得很,你还是出去吧!”云景有点嫌弃的把薛咪推出仓库,只让她在门口看着,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忙上忙下。
“易雨说过年要请假回去。”冷冻柜一开,站在门口的薛咪感觉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估计云景站在那里也冷。
“嗯,跟我说这干什么?”
“瞎聊呗,你们后来就没什么了吗?”
“还能有什么?都说清楚了,也都过了这么久。”他半个身子探进冰箱,码食材的响声传出来也是硬梆梆的。
“当初那么信誓旦旦的要追人家,现在说放手就放手啦?”
“她对我没信心,也舍不得她男朋友,勉强也没意思。”
“那你们后来怎么变成这样了?见面不吵几句就不舒服是吧!”
“她要吵就吵吧。”一时两人无话就静静的理货。冷柜的凉气让薛咪感觉周围都是冰冷的,包括云景对易雨的态度。
这个冬天感觉好漫长!有时候回家的路上都会想,自己有丈夫有孩子,有家有亲人,为什么总觉得孤独?为什么总是一个人来来往往?早已戒掉了依赖别人的习惯。是不是自己太过坚强?还是掩饰得太好?
(文/杜孟力)https://www.toutiao.com/i6698104739017523715复制搜索此文章出处,加关注可看实时更新和更多本人的文章。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09: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云景喊了一嗓子,薛咪的后颈起了一层疙瘩,禁不住一阵发愣。

总公司在这座城市开了三家分店。王芸直管薛咪一家。还有一家的店长比薛咪大一点,接触不太多 ,但是在自己为难时也帮过忙。这天喊薛咪一起去唱歌说是她过生日,接到电话时云景正好在旁边,他说:巧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云景生日额,也应该庆祝一下吧!一起去呗。 对于KTV的气氛薛咪还是挺适应的,买了一束花意思一下,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云景很快跟包房的人打成了一片。都是一个公司的人,平时也能碰面。薛咪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几罐啤酒,还有水果瓜子花生之类。看样子还没玩嗨。有人唱歌虽然走调得厉害却十分欢乐。薛咪抓了一把瓜子靠在沙发上跟旁边不太熟悉的同事慢慢聊着。云景那边倒是挺热闹,撩妹的功夫也炉火纯青。音乐声太大,薛咪看到一个娇小的女生被他来了个公主抱笑得也灿烂。转头看了一下桌上没人动的啤酒手一探就捞了一瓶。啤酒总是差不多的味道,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一直划过胸口才让莫名烦躁的情绪平稳了点。

“老大,你兴致很高啊,要不要陪你再来一杯?”云景凑过来在耳边喊了一嗓子。薛咪的手条件反射摸了一下后颈,那里已经起了一层疙瘩,禁不住一阵发愣。

“你玩你的,我喝不了多少,你也少喝点。起开点,别挡着我看别人唱歌。”薛咪反应过来顺手推了云景一把。好像还差点什么没明白过来,自己得一个人呆会。手上的啤酒又来了一口,眼神有点放空 ,有些片段在脑海里不停地交换。就这么坐着一首歌还没唱就突然醒悟般的朝云景望去,正好对上云景有点像漫不经心的目光。薛咪有点遮掩似的笑了一下,喝完手中剩下的啤酒朝云景走了过去。

“我要回去了。今天也是你生日别玩的太晚,明天还要上班,拜。” 在云景耳边说完,薛咪跟今天的主角打了个招呼转身出了包厢,步伐有点急。一罐啤酒其实并不多,但也不能再喝下去了。刚出大门口就听见云景在叫自己,薛咪没有回头的走向自己的小电驴,等到准备走人的时候云景已经站到了自己身后。

“你怎么不玩了?”云景觉得薛咪有点不对劲,她是喜欢唱歌的,今天提前走好像有什么事似的。

“没有,我没事。只是想起今天说要早点回家的。再说我跟这群人还没你熟呢。明天早班得先回去了。你自己去玩呗,别耽误上班就行!”薛咪转头回了云景一个应该算得上灿烂的笑容就准备走了。

“我看你刚才喝酒了,是不是心情不好?”云景有点不知是关心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心情不好,一罐而已?你也喝了不少啊!行了,你赶紧进去吧。外面好冷别冻感冒了,我走了,拜!”没有再看云景,低头抿了一下唇离开了。

“路上慢点,拜拜!”

冬季的夜晚很冷,让薛咪的思绪很清晰。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喝酒为什么提前离场心里清楚得要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应该要控制一下了,不然结局是什么样都不敢去想,但愿还来得及吧!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6 10: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薛咪今天没穿高跟没穿裙子,就算喝多了也不会太难堪吧
杜官恩 2019-06-16 10:09:08
十八、薛咪今天没穿高跟没穿裙子,就算喝多了也不会太难堪吧

这几天薛咪心情一直不好,原因很奇怪:就是快到自己生日了。很奇葩的理由呵。别人过生日高高兴兴,估计只有自己会很烦躁。后来总结出来是因为没礼物可收,用另一种说法是没有惊喜。和李洋新认识到结婚这些年从来没有刻意去过任何节日包括生日。嘴上说不在意,心里却一直期待着。女人有时候要的不是金钱,不是任何物质,只是想要有那么一个人能对自己用点心,能够记住自己的喜好,能够多陪陪自己。薛咪总会期望能在生日收到礼物,但是知道自己生日的人很少,除了母亲外好像只有李洋新了,但是他记住的仅仅只是日期。

记得小时候,表姐送了自己一个笔记本,硬纸壳的封面画了几片落叶,那是秋天的颜色。很喜欢在里面写写自己的无病呻吟,写写情窦初开的心情。后来找不到了,或许是藏在哪里忘记了,想再去买一个却找不到相同的样子。春天的百花,夏天的热情,秋天的收获,冬天取暖的火堆。薛咪一直喜欢初秋的景色,叶子慢慢凋落,坐在湖边看阳光透过树叶,迎面的秋风有些许凉意,这就应该是自己想要的!

晚上的生意不太好,天一冷就没什么人愿意出来了。提前打烊后一群人直奔早就预订好的包间。老板已经把啤酒和零食准备好了。都是店里的同事比较熟悉,气氛一开始就比较嗨。薛咪喝了两瓶啤酒。易雨还是老样子坐在那里吃东西。云景和严浩成麦霸。娟姐照样不能来。几个新来的同事聚在易雨旁边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音乐声太大,薛咪听不清她们说些什么,看到有人举起酒杯朝自己示意,自己就喝一杯,然后跟着音乐唱歌,不知不觉就喝得飘飘然了。

不知道是谁在唱歌。嗓音低沉得让人着迷。迷离的灯光让薛咪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慢慢沉沦。不喜欢让自己太过另类,大家开心的时候自己也不能太深沉。就着摇晃的节奏点了几首能唱上几句的歌,然后凑到易雨那边吃零食,说着笑着时间也过得很快。

言浩拦车把女生送走后就剩下薛咪、云景和言浩了,除了薛咪他们都觉得还没尽兴,都提议再去找个地方喝几杯。自己两瓶啤酒还能控制不出笑话,再来几杯的话就不好说了!

薛咪有点犹豫。云景兴致蛮高。就怕到时候都喝多了不好收场啊!真是愁人!

“等会还怕没人送你回家吧!要不行的话你去我家睡就行了,我正好跟言浩去玩通宵游戏”。

薛咪低头看了一下脚上的鞋:今天没穿高跟,也没穿裙子,就算喝多了也不会太难堪吧!

"那就不客气了,你们到时候自己找地方睡去啊!” 薛咪心跳得有点快,酒精的兴奋让人难以压制内心的想法。如果当时自己坚持不去续摊,是不是就会有另外一种结局呢?

天还没亮薛咪就醒了,应该说没怎么睡吧!虽说酒喝了不少,也有故意放纵的原因,有些事情可能需要酒精刺激才敢去做。就像现在枕边躺着一个人让自己动也不敢动……其实喝醉酒的人都会对自己做的事有些记忆。

这个生日应该说还是开心的,因为想让自己开心或者说想了一些开心的事,不出意外的让自己喝多了。其实是有点晕了,被云景扶着回家的时候还撞了头,不过却是回的云景的家!后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一个女人都那么主动了很少会有男人无动于衷吧。

很多细节都不太记得了,也不需要记住,结果就是一觉醒来眼睛还没睁开就知道身边的人是云景。有一种想悄悄起床溜走的冲动,又觉得太说不过去了。不管谁睡了谁总是要面对的,敢做就要敢认,哪怕以后形同陌路也要把话说清楚。天知道怎么脑子一发热就没控制住节奏,还没想好怎么收尾就已经成这样了。应该可以现在悄悄的闪人然后再见面时装作若无其事或说自己喝多了。可是要不要这么潇洒?说不定别人比你自己还无所谓呢!

还是不想就这样离开,能让自己需要借酒壮胆的人又有几个呢?伸头缩头都已经是这样了,还有什么纠结呢?

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麻了。刚准备换个姿势却被云景的胳膊搂了回去,胸膛很暖。在这样的冬季里很容易让人上瘾,索性就这样再靠一会,一会就好!

等薛咪再次醒来快到中午了。感觉全身骨头被拆过后重装的一样,翻个身都困难,腰也使不上力,脑袋晕乎乎的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

睁开眼就看到了云景的下巴瞬间就像被雷劈了,恨不得真晕过去算了 ,唉!该怎么说呢?说自己喝多了,自己都不信?喝多了就乱爬别人的床?还是一个比自己小不少的男生,男生啊!真是焦躁!还是说应该老实讲:我喜欢你很久了,昨晚是我故意的。还是算了,谁会相信,说是玩玩倒会有人相信。整个脑子乱成了一团,以至于到后来再回忆时都想不起来当时跟云景说了些什么!是说自己故意的?还是别的?所以酒这种东西以后还是要少喝!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像这样的事情应该不用太在意,薛咪却一直在那里纠结。云景还小想得没那么多,这样继续下去就是个错误,还是说事情已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6 10: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易雨曾经喜欢的云景却和薛咪成了这样的关系,想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我找到我的初恋了,十年了!是不是很神奇?”

“这都能找到?不是一直联系不上吗?”薛咪看着电脑蹦出妹妹的对话框有点出神。

“我总会在网上搜他以前用过的网名,无意间就找到了他。” 电脑的文字不断敲进薛咪的眼里。

“你要去找他吗?”用十年的时间去期待一个人的出现,现在等到了不去见见总觉得是辜负自己,自己能不能去等待一个十年呢?

“现在还不知道,要看有没有机会。他现在不在这座城市。你那边怎么样了?”

“嗯 ,正在玩。火。”自己的事情倒是跟她透露了一点,可能当时觉得自己会清醒的刹住车吧!

“小心玩。火·自·焚!他比你小那么多,怎么感觉你现在跟以前的喜好差太多,小。鲜·肉·神·马的不适合你吧?” 自己以前喜欢过的对象都是那种成熟稳重的男人,现在对着小孩子般的云景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慌。

“快了,如果烧着了自己那就是活该!” 心里并没有多大把握能在这份还未成形的感情中全身而退。靠在床头点了根烟,十年有多长?如果我等十年能等得到吗?愿时光在我身上停止不前能等到你的到来!

“薛咪,你店里的人员储备怎么样?新店开业,你这边能调几个人过去?”上午踏进店里没一会就接到了王芸的电话,估计新店的装修已经差不多了。

“倒是招了几个新人,要是调新人过去也不知道撑不撑得住?”云景是晚班,现在还没起床。易雨在前台忙进忙出的带着一个新来的丫头在那讨论什么。她曾经喜欢的云景却和自己成了这样的关系,想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如果全是新手那肯定不行,要不你先让云景去帮几天忙?等过一个月就还给你。”王芸对云景的印象挺好,薛咪总是在王芸面前说他有多能干,多能吃苦肯学什么的,反正恨不得所有人都觉得云景好。

“云景啊,你想要他过去?”没想到王芸会借调云景,下意识的想法就是拒绝。

“怎么他不愿意?还是你不愿意?过段时间就会调回来的。”

“他在我这里还行吧,那是因为我愿意哄着他顺着他。要是换一个人来管就不敢保证了,搞不好还把人给我弄跑了。再说他就自己做事还行,带新人恐怕够呛,没人压着很难说。”楼上有两桌客人在吃东西,暖气开得很足。薛咪扯下脖子上的围巾靠在洗手池边脸还有点泛红,估计是着急了吧!

“都是新人没人带不行啊,你那没别的人可以调出来吗?”看来王芸非得把自己手底下的人挖一个走才行,估计是不准备还了。

“那就娟姐吧!不过你得让她升一级,反正我也是准备给她升职的。”一咬牙一跺脚也只能让娟姐去了。对于云景自己还是舍不得,这是公私不分了,薛咪开始在心里鄙视自己了。

“行,那你自己跟娟姐谈一下吧!”王芸达到了目的。自己店里损失了一个资深员工让薛咪心里烦躁得压都压不住。论工作能力肯定娟姐强些,最近还帮着管点杂事 。如果换了另一个店长肯定会让云景外调,易雨也快要回老家了,要是哪天云景也不在还活不活了?唉!

(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09: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千万不要在感情结束时让两个人变成陌生人或仇人
杜官恩 2019-06-17 09:12:30
二十、千万不要在感情结束时让两个人变成陌生人或仇人

“ 娟姐,最近学得怎样?有没有难搞的地方就直接问我。你去新店估计会升职。现在抓紧时间整理一下,到时侯真忙起来也顾不上再教你。”薛咪靠着冰箱门看着正在盘点库存的娟姐心里还是不舍,自己准备重用的人才就这样给出去了。其实对娟姐来说是好事,到时工资会多拿点!

“你说的我基本都记下了,现在也说不上来有什么问题,只是我一走你这边怎么办?”对于店里人员配置大家心里都有数,一下子调两三个人走确实有点不适应。

“没办法,新店开张重要。我这边自己多加点班没大问题,到时候再看云景能不能多帮衬点吧!”对于加班这种事薛咪已经不太在意了。缺人了就自己顶呗,不然出了纰漏还不是因为自己管理不当造成的。再说因为云景就连加班也变成了借口吧!

“你想让云景帮你,会不会年纪轻了点?”娟姐也挺喜欢云景那孩子。活泼外向比同龄人懂事很多,但给薛咪打下手会不会还早了点?

“你一走店里也就属云景和易雨还能担点事。其他人进店时间太短对营运管理根本不懂。再说易雨过年是要回老家,不知道年后还回不回来”。自己都还是半吊子要怎么教云景呢?真是愁人!

“这次的库存我都点好了,没什么大问题。下次最好还是你和云景一起点,怕你太粗心大意搞错了。”只怕全店的人都觉得自己很懒只是不好说。娟姐的话让薛咪有点无言以对。

“你到新店之后不要发表太多自己的意见。那个店长我只接触过一次,不太清楚是个什么脾气,只要做好份内的事儿就行了。适当加点班也可以,至于升职的事情我跟王芸说好了不用太担心。”

“没事,无非就是忙点儿。实在不知道的我会打电话问你,不会给你丢人的!”对于“丢人”一词都是跟自己学的。薛咪曾经对所有店员都说过:我不会对你们有太高的要求,也不会把责任都划到你们头上。我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外人面前都给我撑住咯,别让人家挑出刺儿来说我们店里这也不好那也不对!你们在我眼里都是最优秀的,所以在外人面前都别给我丢人。要让别人知道从我们店里出来的员工都可以一个顶俩独当一面!虽然这话说得满了点,但是有一段时间从薛咪手下调教出来的人都让别的店长评价很高,连王芸都认可。

“你要实在不想待在那边也可以回来,我再换个人去就行了。”这也算是薛咪最后的不舍吧,换来的只是娟姐的笑容。

娟姐的离开让薛咪陷入到忙碌之中。寒假的到来让店里生意好了点,临时招的几个兼职学生还算听话。对于云景的感情越来越不好控制,只觉得上班的时间过得太快。薛咪心里清楚云景对自己只是一时冲动,过后也许就害怕了。至于害怕到什么程度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事,只能告诉自己别抓得太紧,千万不要在这段感情结束的时候让两个人变成陌生人或仇人。或许没人能理解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会对云景有那么深的感情,就像薛咪自己能回忆起的只有放糖的炒面和云景抬头的那一抹笑容。更多的还是卷闸门拉下时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回荡。

不知道从哪里读过,说是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包括缺点也会让人喜欢。而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有千万种理由,连伤心至极的眼泪也会让对方厌恶。薛咪对云景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怕自己黏得太紧让人生厌,也怕离得太远一转眼就失去了。总是不断的去控制自己,却不知这样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

进入寒假离新年不远了。店里只放假一天:大年三十全体休息,初一就要开始值班。这让薛咪有点纠结,自己肯定是初一要上班的,至于其他人都好说。按照自己的私心肯定想跟云景一起值班,可毕竟是过年,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家里人也都在一起。

“云景,你哪天可以过来值班?”薛咪拿着值班表没有看云景,让人感觉就是不经意的一问。

“初二可以。应该说初一晚上我就可以赶过来,不过好像没车!”云景停下手边的工作站在收银台里面看着薛咪始终低着的头。“你好像初一值班吧,要不要我初一打的过来?”

薛咪刚想答应,一抬头就看到云景脸上促狭的笑意,瞬间明白自己被某些人调戏了,只能埋怨的瞪了他一眼赶紧又开始研究排班表。不禁骂自己:薛咪,你还有没有点出息,都能被一个小孩子逗脸红了。

“对了,值班的人怎么吃饭?到时候街上都没有吃的,难道要吃泡面?大过年的会不会太凄凉了点?”

“应该是有吃的,估计就是贵点。实在不行我就在家里做好了给你们送过来呗!”薛咪倒不担心吃饭问题。但也不能让大家过年值班再加吃泡面吧,想想都觉得自己这个店长太不道德了。

“你有多久没在家做饭了,还会做么?”云景的厨艺不错,对于自己的手艺,薛咪自己都觉得有点拿不出手。

“那就到那天再说吧,总不至于饿死。”总这样被戏弄,简直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09: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薛咪觉得自己能等下去,那是因为还有人可等
杜官恩 2019-06-17 09:15:45
二十一、薛咪觉得自己能等下去,那是因为还有人可等

不知道什么时候云景开始疏远自己,开始对薛咪说话缺乏耐心,这一切的变化让她不知所措。想着法儿的去讨好云景,可是有些事并不是讨好就能解决的。

为了让云景早点学会独挡一面,以后能有个比较好的发展,薛咪把自己变得特别忙。王芸的店也让自己代管,也没有要求多拿一份回报,为的就是让云景有晋升机会,但这话谁都不能说。

“怎么?没有人愿意多接一个店吗?”王芸巡店回来坐在薛咪的对面。因为这个店员工不太稳定,王芸又太忙就让薛咪暂时代管。但却不是长久的办法。 俩人面前的桌子上堆满了上个月底的报表,薛咪都需要一一核对,以免出现交接不清楚的情况。现在店里也没有得力的人手,只能自己来顶。

“ 嗯,一店那边的店长说自己忙不过来,接不下两个店。主要还是怕麻烦吧!再说多带一个店工资也多不了几百,要是我也不愿意!”王芸把电动车钥匙扔到桌上叹了口气。

“那看能不能从别的区域调个店长过来?这店里没人管可不行。”薛咪手上的计算器没停,连头都没时间抬。要一天时间把这些报表核对清楚确实挺考验人的。

“你问过易雨吗,她什么想法?”前几天王芸有心让易雨再调回来当个代理店长,可易雨不太想回来。

“问过了,她不想回来。觉得自己能力不够,只想在我手底下偷偷懒”。易雨的拒绝在薛咪的意料之中。

“我不想从别的区域调人,感觉自己挺没用!”王芸说完这句就沉默了。

“要是真没别的办法,我来吧!”薛咪停下了手中的笔,淡淡的语气仿佛没什么大不了。

“你忙得过来?倒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只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无所谓,大不了多加点班!易雨会跟着我过来的,我店里就让云景代管呗。”薛咪离开椅子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脚。“我每天也会过去转转,没多大事儿!”

薛咪一句话决定了云景的自由,同时也让自己接管了二店,有了更多的理由去教他。往后的半个月每天下班之后,云景便会抱着厚厚的一摞报表来到薛咪这里。云景好像对数字不太敏感,薛咪教得节奏很慢,时间也拖得很长,每天都会熬到凌晨一两点。仿佛又回到了王芸教导自己的时候,倾心尽力也不过如此了!工作上的交集越多摩擦也会越多,两个人已经在无形中越来越远,薛咪却不敢紧握不放。

也许越怕什么事就越来什么事,那边店里一切顺利,云景却要去高考了。薛咪都快忘记他还是学生,只不过是休学了而已。高考是对他更好的选择。终究是要离开的,哪怕已经给他铺好了路,他也还是要有自己的选择的。娟姐那边应该可以回来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等待,那样的煎熬会让人如同空壳般的存在,没有思想,没有欲望,没有心动,也没有沿途的风景。薛咪觉得自己能等下去,那是因为还有人可等,却不知道那人愿不愿意让自己等!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王芸的离开让薛咪瞬间泪如雨下

薛咪很忙碌,整天整天待在店里。易雨总是让她在楼上休息,说自己能搞得定不需要她太操心。

二店楼上的仓库很大。薛咪站在冰箱跟前整理零乱摆放的食材,冷气不断涌向胸口。脚边堆积了一些清理出来的冰块。虽然已经进入了夏天,薛咪还是感到了刺骨的凉意。

“店长,下面餐厅出了点问题,要不要过去看一下?”易雨的说话声和她的脚步声同时响起,有点儿急切。

“怎么了?你不是说自己能搞得定么?”薛咪笑着看了她一眼,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这丫头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

“好像是总公司那边来人巡店了,我们店食材出了问题!”易雨有点蒙圈。她还没有遇到过总部的人,别人点什么她就做了什么,也没有注意到细节问题。等了一会 才被告知说店里的食品做法出了问题,还出现了食材不新鲜的情况,说让通知负责人过去!

“你确定那是总部的人?”薛咪关上冰箱门停顿了一会,这问题可大可小。

“应该是的吧,说是陈总来了。”

“还有没有出别的什么问题?收银台那边现金对不对得上?卫生状况呢?”关上仓库的门,薛咪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收银台那边挺正常,他们并没有进后厨。”易雨的语气听得出来有点自责。

“没事儿,顶多不过降职扣工资而已。再说这里负责的是我,跟你们不会有太多关系,都淡定点。”准备下楼时经过上次送蓝丝带给王芸的角落,那里已经没人。也再没有人站在身后替自己收拾残局了!

半个月前,王芸在微信群发了一条通知:近几天总部会派新的督导来接替我的工作,希望大家相互配合!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却瞬间让薛咪从头凉到脚,也不敢打电话过去。该怎么问?该问些什么?或许只是正常的人事调动换了个区域而已呢!

这半个月薛咪都没有给王芸打过电话,新的督导还没过来巡店,城区的几家店都自行运作的再正常不过。既然总部来人了,还是在自己没收到通知的情况下,那就证明王芸是离职了,并且已经离职半个月了!

陈总没有太为难薛咪,只是告知了食材出现的问题,问了一下她入职的时间和分管的督导是谁就离开了。薛咪心里清楚这事儿没这么简单就过去的,肯定在后面等着呢!

“易雨,我突然不想干了,有点累!”靠在收银台边,薛咪望向橱窗外的路灯。这个时间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很安静,偶尔会有车辆经过 。

“是不是因为陈总巡店的事?都怪我当时太大意了没跟后厨讲清楚,操作的流程也就出了问题。”这两天易雨很是自责。在总部来人巡店的时候出现问题对薛咪的业绩考核来说是很不利的。

“跟那没多大关系,只是累了,想休息了!”手边的报表易雨已经做好了,其实自己是很闲的吧!“

薛咪拿着王芸留给自己的钥匙来到员工宿舍,直接走到了王芸的房间。这是第二次来这里了,上次还是她带自己来的,给了一大堆零钱,说是早就换好了一直放着,怕薛咪忘记换零钱。

房间里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只剩一些行李而已,坐在床边看见床头柜上还放着自己送给她的台灯。那是前段时间王芸过生日的时候自己送的,一个很喜庆的红色台灯!

拿出手机开始翻王芸的电话,通话记录里王芸的号码已经不知道排到什么地方去了。

“喂?”还是那么熟悉的声音,令人心安!

“喂!”不知道怎么开头,薛咪只是应了一声。

“怎么了?”没有过多的语言,仿佛还是那个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 嗯,前两天陈总来巡店了,出了一些小问题!”薛咪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多大起伏。

“什么小问题?” 提高的音调让薛咪想起了王芸在仓库数落自己的情景,很是想念!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卫生不合格而已。” 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些,不想让她又为自己担心。

“早就让你盯紧点,易雨的能力有限,很多方面会容易忽略掉。”如同往常一样的教训让薛咪瞬间泪如雨下却不敢出声。

“嗯,我知道的!你是真的离职了还是换了岗位?”

“是离职了,我现在回家了,也想多陪陪孩子。”

“那陈总怎么说?她不是一直很欣赏你么?她没留你?”手边没有纸巾,眼泪滴到了手背,烫得薛咪心里一阵发疼。

“我跟她说了。再说陈总不是我的顶头上司,她的欣赏对我来说不一定是好事!”王芸的语气很平静,似乎已经过去好久。

“那你以后还会回来么?”

“应该是不会了,过段时间我会去拿行李。”又是一阵沉默。

“姐,我想你了!”还是没忍住,薛咪带着哭腔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哽咽得开不了口。

“唉,都多大的人了还哭呢!被员工看到了不好。”

“我在你房间,这里没人!”

“过几天我会去找你的,你先去好好上班吧!”

“嗯,知道了!”

多想放纵一次,让自己哭得像个孩子似的,要哭得多撕心裂肺才能表达自己的想念?才能让你不离开?你都坚持了那么多年,都一步步的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为什么要放弃?那我怎么办?我一个人走不下去,也不想一个人走一路!

(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薛咪很爱打电话跟王芸瞎聊一通然后又精精神神的去工作

“ 我已经写了离职报告,就看督导什么时候巡店,到时候就交了!”王芸走了,行李也在前几天全部带走了,留给薛咪的只有那空房间的钥匙。

“真有要离职那么严重么?”易雨并不懂薛咪心里的眷恋,在乎的人都离开了,还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

“只是我不想做了。那种小问题最多也只是降职几个月而已,就是工资少拿点罢了。”

“你走了我怎么办?哪个店长能容忍我这样的脾气?我想和你一起离职。”

“说什么傻话,你值班经理当得好好的?再说你以为这是你家菜园,说走就走?”被易雨孩子气的话逗乐了也不禁开起了玩笑。

新来的督导是顾远,薛咪也认识。自己以前作为新人参加培训的时候他还是另外一个区域的店长。薛咪刚好被分到他的店里实习,他给出的考核评价也很高!

“这事儿还没严重到需要你离职的地步呢,只要能尽力改正就行!”顾远拿着薛咪递过来的辞职报告,两人面前的饭菜吃得差不多了。顾远调过来,薛咪尽地主之谊请他吃了顿家常小炒。

“你先收着吧!最近觉得挺累的,想休息一阵了。”

“上面还没定处理结果呢,你也不用这么着急。”

“跟这个没关系,只是单纯的想休息,觉得精力有点跟不上了。”

“你一直挺细心,怎么会出这种状况?”顾远对薛咪有一定的了解,不然也不会在她的考核评价里写着“优良”。

“可能最近事儿多吧!“薛咪咬着饮料瓶内的吸管回了顾远一个淡淡的笑容。

“那这样吧,离职报告先放我这儿,你先安心工作。要实在觉得累我就给你放几天假,你也可以再好好考虑下!”

“嗯,行。”薛咪知道自己离职肯定需要一个流程,所以也没有过多纠结。

“易雨能力怎么样?你跟她比较熟,跟我说说她”顾远换了个话题。既然新官上任肯定要对每家店的管理人员有个大致了解,以后交流起来也会容易些。

“她就还跟个孩子差不多,喜欢咋咋呼呼。不过工作起来倒是能独挡一面,我不在店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她在操心。”易雨这个值班经理还在实习期,自己这一离职对她的转正肯定是有些影响的。

“她现在还在实习期吧?”

“嗯,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应该是这个月就可以转正的,可现在我也不清楚了。”薛咪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对易雨的工作产生影响。

“你也不用操心,如果她确实能力够的话是不会拖太久的。”顾远有点胖,估计是坐时间长了不太舒服,站起身活动了一下。

“这边到店里并不远,我们走过去吧,就当消食了。”薛咪结完账就先一步出了门。

“你怎么想到要离职?是觉得工作累还是工资少?或者是别的原因?”两人慢慢的走着全当散步了。

“就是觉得这工作太让人操心了,脑子有点不够用呗。”

“你两家店都管过来了,现在就这一家店还不够用?骗鬼呢!”

“那以前不是没办法么,娟姐现在也做得挺好的,应该快转正式店长了吧。”为谁幸苦为谁忙,现在人都离开了,也该歇歇了。

“是不是因为王芸离职所以你也不想干了?”顾远很清楚王芸对于薛咪的意义。以前培训的时候薛咪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受委屈也好开心也好,或者只是累了。薛咪都爱跟王芸瞎聊一通然后又精精神神的去工作。王芸还去看过她一次 ,虽然只是站在店门口说了几句话就赶去开会了,可薛咪转过头就流泪了,没原因可讲。

“有这一部分的原因吧。”薛咪不想否认。

“那你离职的事她知道吗?”

“不知道,不想说。”

“你还是跟她说一下吧!毕竟你是她一手教出来的。”顾远没有再过多去劝解,或许可以换个方式呢。

“嗯,知道了。”街边的路灯都亮了,这条路很熟悉了,那是王芸带着自己发传单时走过的,自己也带着易雨和云景走过!

(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09: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有人说忘掉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放纵的想念,想到心痛的麻木就忘了疼,可能也就忘你。

“老板,来份加糖的炒面!”刚下班的薛咪沿着这条再熟悉不过的街道回家,脚步不知不觉转向路边的夜宵摊。老板依然很忙碌。

“好,是加糖吧?打包还是就在这儿吃?”

“就在这儿吃,再来杯加酸梅汁的清补凉吧!”

“好!”

桌面上有点点油渍,隔壁桌男男女女说笑得很是热闹。有一阵夜风吹过让夏天的燥热退却不少。

“哎,老板,这个是加过糖的么?”

“加了,你要是觉得不够可以自己再加点。”

“不用了,就这样吧!”碗中炒面的味道并没有多少特别,也可能是自己分辨不出来吧!

耳机里放着熟悉的音乐,那是你手机的铃声,就那样循环的听着。有人说忘掉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放纵的想念,想到心痛的麻木就忘了疼,可能也就忘你。

这个城市真的太小,总是会路过有你的回忆。街边的橱窗,转角的路灯,就连公园的石凳都有你的影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忘记你,却知道自己是如何的想你 。

“我也准备离职了。”

“怎么了?”薛咪放下手中的订货单有点诧异的看着易雨。

“嗯,要准备结婚了。”

“你怀孕了?”

“嗯。”易雨声音很小。

“什么时候走?要回老家吗?”

“就这几天吧,家里不放心总是催着尽快回去。”

“跟顾远说了没有?”薛咪的情绪莫名的有点低落。

“还没有,就准备说了。提前离职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应该没事,再说你这样做什么事都不方便,留在这里反而让人操心。”

“也对。你的离职批了没有?”易雨绕过收银台站到了薛咪的旁边。

“还没有,估计暂时不会批了。”

“为什么?”

“你现在也要辞职,上面不会一下批两个管理层的。也没多大事,以后会批的。”

“你有想过要换个工作吗?”这个时间不是用餐高峰期,两个人就站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还没想过。你呢?有定好日子么?”

“没定,只是家里让早点回去一起商量。”易雨并没有特别高兴,或许是有点迷茫吧!“对了,我结婚你会不会去?”

“我倒是想去,好像太远了吧!”薛咪回了易雨一个真心的笑容。

“也是,不过等我生完孩子也会再出来工作,到时候还是跟你混哟!”她的小伤感在逐渐消失。

“到时候带孩子一起来玩。姐包吃包住还帮你带孩子!”薛咪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说话都带着笑意。

“说话算话啊!到时候赖定你了!”

每个人都是别人生命中的过客,一段情谊换一段回忆,路过的都是风景,也许前方还有另外一种留恋!

这时顾远从店门口进来。“薛咪,待会下班了等我一下。”

薛咪虽然交了离职报告,但毕竟还没正式离职,工作也马虎不得。

“嗯,怎么?” 这么晚了还跑过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你先忙完再说!”地面都是水还没来得及清理。顾远没说两句就退到了店外面和隔壁店的老板聊着些什么。顾远有点胖还有啤酒肚,说起话来的时候还会习惯性的摸摸肚子,看着也挺逗!

“这个锁是不是该换了?看你每次都要折腾半天!”这几天薛咪每天都是最后一个下班,现在顾远就站在旁边看她在那儿锁门。

“嗯,是有点旧了,不过也还能用!”这把锁还是王芸没离职时候买的,现在都有点生锈了。

“你总是这样从早到晚在店里待着么?差不多都是十五个小时了!”顾远过来的这段时间每次来巡店薛咪都会在店里。

“店里杂事儿多。”薛咪关好了店门就和顾远沿着马路慢慢走着,聊着一些工作上的小事儿。

“我觉得你并不是真的想离职,应该是有点逃避的想法吧?”走了没一会顾远就找了个店铺门口的台阶坐着了。

薛咪觉得自己那样站着也不太好,索性就坐在了顾远旁边,并没有接他的话。

“你平常是不是除了上班就是家里?连逛街都很少吧?”顾远没有介意薛咪的沉默。

“店里比较忙,我也不太喜欢逛街。”薛咪就那样用手撑着下巴望着马路上,那里只有路灯的光亮。

“给你换个岗位试试吧!那样你就有自己的时间可以做点你想做的事。”

“嗯?换到什么岗位?”有点诧异顾远会这样的挽留自己。

“易雨不是要离职了么?你就替她吧!等你觉得自己休息够了就再当回店长。”

“那现在谁来做店长?”薛咪突然觉得顾远是不是太纵容自己了?这店长还是说不干就不干相当就能当的?

“只能我来兼职咯,反正你都会,我也操不了什么心。再说如果从别处再调个店长来对你以后也不好。”顾远认真的语气让薛咪不知该怎么回答。

(文/杜孟力)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09: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薛咪打通王芸的电话,因为没了工作的纠结空落出大片空间

“姐,在忙啥呢?”薛咪打通王芸的电话。薛咪的心里因为没了工作的纠结空落出大片大片的空间。

“在家带小孩儿,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店里还好吧?”电话那头小孩子的嬉闹声带有几分喜感,听着比较舒服。

“姐!”

“嗯?怎么?”

“我离职了,现在还没批下来。”薛咪说这句话的音调如同一片薄云飞过头顶一样轻。

“什么原因?”

“就是不想做了,不想呆在这里。”

“店里出事了?就算出事也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 王芸不相信薛咪这套说辞,那么努力通过培训的人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没有,店里没事。”总部来人巡店出的问题算不了多大事儿!

“云景呢?”

王芸看似轻飘飘的三个字如同三枚针射来,薛咪禁不住一抖,夹在指间的烟滑落到桌上。这支烟一直没点上,她没有马上重新拾起。就这么看着:脑海里莫名其妙反复交替着出现云景和烟,直到王芸再次问起她才云游回来,“云景离职了,准备上大学了。”

“嗯,也是该去上学,年纪太小也不能适应这个社会。”

“那易雨呢?你离职了她没说舍不得你?”

“她现在要结婚了,前几天刚走。”那咋咋呼呼的声音总会让自己觉得暖心。

“薛咪!”王芸那边一阵沉默后叫了自己的名字。

“嗯,我在听。”还是把烟收起来吧,抽多了也没什么好处!

“你觉得当初的培训累不累?”

“怎么可能不累?那个时候每天都会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 !”不知道王芸为什么会换个话题。

“还记得哭了多少回?”王芸问得很直接。

“忘记了,反正每次想哭的时候都会给你打电话,然后就哭得更伤心。”薛咪的回答带着笑意,仿佛那个情景就在昨天,那个爱哭的小姑娘也不是自己。

“你是不是也坚持下来了?后来是不是能独当一面?还能帮我很多?”

“嗯!不过也总是让你帮我收拾烂摊子,估计你都很烦我。”薛咪的嘴角慢慢往上扬起。

“薛咪!”

“嗯?”

“你所学的不是为任何一个人,应该要为你自己。你的能力不差却喜欢犯懒,容易依赖别人。难道没了我,没了易雨和云景你就不行了吗?现在的你就是以前的我,或许会比我做得更好,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

王芸平常说话语速很快,让人觉得风风火火的。但这几句话一字一句说得特慢特清晰 ,如同一笔一划刻在薛咪心里一般。

“姐,我觉得累,是心累!” 王芸应该会明白自己的感受。

“那就先休息几天调整一下,顾远也跟我联系过了,他为人还不错。”那头有了孩子的哭闹声。“可以先听听他的意见,正好也让自己多锻炼一下”。

“你先忙吧!我再想想。”

“行!有事记得联系我。”

“好!”等王芸那边挂断了薛咪才放下手机。

如果我现在走的路是你曾经走过的,那么我一定会沿着你的脚印一直走着……

夏天的炎热已经接近尾声,心中的烦闷也随着职位的变化而渐渐缓和下来。也不知道顾远是怎么跟上面说的,薛咪就这样降职代替了易雨的职位,名曰需要适应各个工作岗位。想想也是,当初自己从普通员工一下子升到店长这个职位,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觉得惊讶!

其实薛咪每天的工作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现在可以准时下班了。并且下班后再也没有那么多电话打过来,应该是都打到了顾远那里!自己只需要在工作时间内把份内的工作完成好,其他的好像都不用自己管了。不用去想营业额的高低,不用去想人员的配置,也不用去直接面对总部给的压力!

家里也没多少事让自己操心。儿子白天在幼儿园,晚上也是李洋新带着睡。下班后也会逛到书店去坐坐翻一下小说之类的。书店里人不多也足够安静。就这么靠在书架坐在地上慢慢看着时间也过得很快!

云景去上大学了,偶尔也会打个电话过来闲聊几句。或许是没了那么多工作上的矛盾也就没以前疏远了。

记得吵得最严重的一次,云景把自己的工卡都撕碎了。然后就跟薛咪说不干了,连工资都可以不要。他自己没多大事,薛咪却急得不得了。因为没了工卡就等于没了工资。最后还是跟王芸撒了谎才出了一个证明把工卡补回来。当时薛咪并不想让王芸觉得云景自控能力太差,那样会影响他以后的升职!

易雨回家后也打了两次电话过来。算起来婚期也近了,她穿婚纱的样子应该很漂亮!

自己结婚的时候算得上是比较简单的了,新婚当夜还跟李洋新起了争执,让他在客厅沙发上睡了一晚,想想应该算很奇葩的了。(完)

()

作者后记

重新翻看了这篇没有结局的小说,不知道是被里面的情节感动,还是让自己的回忆刺了一刀,眉心有种胀痛的感觉一直延伸到眼角。

小时候挺喜欢写日记,写到最后都会带点自己的多愁善感,也会觉得很多圆满结局的电视剧太过于完美。总想着一些相忘于江湖或者擦肩而过的结局,爱而不得的结局也是我所钟爱。

其实这篇小说还有另一个结局:薛咪还是离开了;云景回来过也走了,只不过对薛咪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易雨两年后来找过薛咪,又一起工作了半年,只不过是换了一家公司。总归结局都不太尽如人意,但是我却想不到别的带些遗憾的结尾。

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看着窗外后退的田野,突然就在想:薛咪为什么不去找寻一段新的感情?云景为什么不能留下来?易雨为什么不和云景在一起?不要说爱情是多么可贵,每个人最爱的都是自己,何必装得多深情!

第一次来到心里想过无数遍的这座城市,它的名字都成了心中的执念,就像你会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身后有爱我的人,前方有我爱的人,人们总是为了得不到的远方去感怀。可能回头就会发现原来人生就是这样,会有很多无法释怀的遗憾,但是自己也成了别人执念的一部分。
返回文学沙龙
12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